楊兵看到其中一人,眼睛一下就直了。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前未婚妻孫藝欣。孫藝欣打扮得很時尚,穿了短裙,裙邊在大腿之上約五厘米,衣領開口也低,露出漂亮的小溝。

鮑醫生喝了酒,興頭很高,招呼道:“藝欣,給你介紹大名鼎鼎的滄海集團楊總裁,醫藥界前輩。”

楊兵悶著臉不說話。孫藝欣也是吃了一驚,隨即低著頭,一幅委屈模樣。

老段是知情人,趕緊將鮑醫生拉到一邊,小聲介紹情況。

雖然此事有些尷尬,可是大家都是社會中人,很快就各自尋了伙伴,將尷尬丟給了兩人。

楊兵這些年來見識過大風大浪,無論從風度到氣度都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與侯滄海、梁毅然等人在一起還不明顯,但是與其他人相處時其進步就非常顯著。孫藝欣卷走所有財產不辭而別以后,楊兵最初一直想要找到她。后來漸漸放棄了這個想法,找到又如何,失去的愛情就算追回,如破鏡一樣不能重圓。

如今在他鄉偶遇,楊兵還是想問個明白。他到外面又要了一個小房間,單獨將孫藝欣叫了過去。

孫藝欣低眉垂眼,雙眼含淚。她進了小廳,也不說話,哀傷地看著電視屏幕。

楊兵打量衣裝明顯比以前暴露的孫藝欣,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受。雖然孫藝欣已經離開了自己,畢竟是前女友,被人一個電話就叫來陪唱歌跳舞的感受讓他非常不好。

“你還在做醫藥代表?”

“嗯。”

“這一行不好做,你應該有錢,別做了。”

孫藝欣抬頭恨了楊兵一眼,瞬間淚水婆娑,道:“我恨你,我恨你,楊兵。當年為什么和我在一起時候還要到外面鬼混。你毀了我的青春,你知道嗎?”

當年確實是楊兵有錯在先,可是孫藝欣手段也狠絕,不動聲色將一百多萬存款一起卷走,一分錢都沒有剩下,將楊兵奮斗多年的成果全部歸零。楊兵為此郁悶了好些時間,總想當面問一問孫藝欣為什么如此心狠。

當面遇上后,孫藝欣楚楚可憐,理直氣壯,堵得楊兵胸口憋悶。

沉悶了一會兒,楊兵問道:“有男朋友嗎?”

孫藝欣搖頭道:“沒有。”

楊兵看見孫藝欣臉上有一滴晶瑩淚珠,心軟得如棉花,伸出手指,抹去那一滴淚珠。孫藝欣雙手摟住楊兵脖子,泣不成聲,道:“我愛你。”

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放開之后,孫藝欣唱了一歌,歌名為《難道愛一個人有錯嗎》。

在一個落葉風零的秋天

遇到我一生中最愛的人

從此以后他的樣子把我整顆心灌醉

讓我愛的那么洶涌那么真

。。。。。。

歌聲悠揚,情真意切,楊兵感覺愛情又回來了。

正在這時,侯滄海電話打了過來。侯滄海在這個時間段的電話往往很重要,楊兵獨自走出房間,找了一個安靜地方回話。談完正事,楊兵順口講了今天之事。侯滄海是局外人,看問題更加準確,提醒道:“你別沖動,回來讓梁毅然手下調查員去查一查她的底細,若是沒有問題,你再考慮。”

楊兵想起孫藝欣來到歌廳時的暴露著裝,頭腦漸漸冷靜下來,接受了侯子的提醒。

凌晨兩點分手,楊兵送酒醉的周鑫回家,沒有與孫藝欣在一起。

如今滄海集團的滄蘭姐姐講座廣告天天在電視里播放,名氣很大。楊兵是滄海集團副總裁,座駕百萬,其收入肯定相當可觀。看著絕塵而去的高檔車,孫藝欣對以前的決定深為后悔,悔得心肝都疼。她下定決心和小白臉立刻分手,決不拖泥帶水。憑著她對楊兵性格的把握,多掉幾次眼淚,說點掏心窩的情話,楊兵肯定就得投降。一把鑰匙開一把鎖,這個道理放諸天下皆準。

楊兵整夜未眠,總想著孫藝欣的事情。早上起來,他沒有動用梁毅然手下調查員,直接給在南州老醫藥代表打去電話,很快將孫藝欣底細摸了個清楚。孫藝欣如今是南州醫藥代表中挺活躍的交際花,生意做得挺好,還養了一個挺帥氣的小白臉。

楊兵扇了自己兩個耳光,道:“讓你心軟,讓你心軟。”

第四百七十八章 尾聲

楊兵的遭遇經常受到侯滄海嘲笑。

當初在二七高州分公司時,孫藝欣的報名表被侯滄海丟在一邊,楊兵垂涎孫藝欣的美貌,又將丟棄的報名表撿回,這才有了后面一系列故事。不管是侯滄海丟棄報名表的行為,還是楊兵撿起報名表的行為,都是命中注定,是人生之宿命。楊兵必然命中注定會有這樣一段經歷。

“你笑,笑個狗屁。再笑,以后我就不去當熊小梅的特約聯絡員。還有,以后不坐你的車,非得拉我上來。”楊兵老羞成怒,出威脅。

“好,我不笑了。以后遇到孫藝欣,最好離得遠遠的,你對她沒有抵抗力,靠攏有危險。”侯滄海見楊兵又要怒,便問道:“熊小梅現在怎么樣?”

楊兵道:“精神狀態還不錯,她知道自己有抑郁癥,一直在堅持吃藥。面條廠建設度挺快,熊小梅戴著安全帽天天守在工地上,又有幾分大學時代的風采。”

兩人最初在車上還有說有笑,聊了一會兒,不約而同沉默下來,看著窗外。窗外秋風已濃,滿街綠葉變成金黃,隨風搖曳,飄然而下。

十天前,也就是十一月五日,國務院召開了一次重要會議,主要針對全球經濟顯著下滑。

2oo8年9月起,國際金融風暴開始對國內對外貿易產生了實質性影響,有經濟專家預測gdp增可能會繼續下降4個百分點,接近零增長。

針對嚴峻局面,國務院常務會議研究部署進一步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平穩較快增長的措施。十一月五晶的會議確定了當前進一步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增長的十項措施,其中,加快建設保障性安居工程、加快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加快鐵路、公路和機場等重大基礎設施建設、加大金融對經濟增長的支持力度等內容對滄海集團來說是天大的利好。

侯滄海召集總監以上骨干專門學習了此次會議,分析當前形勢,做好了迎接大機遇的思想準備和組織準備。

其中一項調整就是讓張小蘭接過楊兵大內總管的角色,并為處于孕期的張小蘭配備了三個重要助手,一個助手是楊莉莉,負責集團組織人事;一個助手是王金,主要負責內部財務;另一個助手是程琳,負責集團內部宣傳工作。

楊兵則出任滄海集團下屬路橋集團董事長,戴雙端為總經理。

楊定和出任滄海集團下屬地產集團董事長,江莉為總經理。

梁毅然出任滄海集團下屬煤炭集團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監察和綜合中心職責保留)。

寧禮群升任副總裁,負責集團財務,抓緊建設滄海集團結算中心。

王清輝出任滄蘭萬金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滄蘭研究院職責保留)。

盡管在思想和組織上對當前大形勢有了準備,但是,侯滄海和集團骨干們都沒有預料到他們將要面臨的是何等重大機遇。

今天接到市政府通知以后,侯滄海叫上楊兵前往市政府,與提前來到市政府的楊定和匯合。

楊定和壓低聲音道:“我打聽了一下,國家和省改委有一批大項目下來,時間要求得很緊,滄海集團要承擔一些任務。”

侯滄海道:“什么任務?”

楊定和道:“具體沒談,等會要一家一家公司進去談。我遇到海書記,海書記直接就問管路橋是哪位,讓我通知管路橋的也到,所以我才給你打電話,通知楊兵過來,我估計國家和省級改委的項目中肯定有交通項目。”

會議室外,坐了好幾個江州有名的建筑公司老板。會議室內正在召開市政府辦公室,不斷有年輕秘書過來招呼在外面等待的公司老板進入會場。

在等待進入會場時,侯滄海專心閱讀楊莉莉為自己準備《近期要聞》。《近期要聞》是總裁辦特意為了幾個總裁準備的每周新聞匯編,將近期生在國內、省內、市內行業內比較重要的事情匯編起來,方便忙碌的總裁們能及時了解行業動態。楊莉莉挺有政治敏感性,將國務院相關會議精神摘要編到了《近期要聞》之中。

楊莉莉是張小蘭的朋友,是當年山島俱樂部的成員之一。在滄海集團以后,將總裁辦相關工作主持得很好,是滄海集團中層骨干中的佼佼者。

閱讀楊莉莉編寫的《近期要聞》之時,侯滄海突然有些走神,想到了山島俱樂部。山島俱樂部為滄海集團提供了不少骨干和關系。

比如,整體被收購的汪海公司從根源上也與山島俱樂部有關。

再比如,對集團有重要意義的姚琳也與山島俱樂部有關。若不是通過姚琳與華魏達上關系,極有可能資金鏈早就轟然斷裂,根本撐不到現在。

滄海集團試圖在南州復制一個山島俱樂部,新成立的滄海俱樂部倒是能賺錢,卻始終沒有起到聚集人才的作用。侯滄海將《近期要聞》放下時,已經下定決心收購山島棋院。

海強的原秘書周科長如今提任為市委辦副主任,經過會議室時看見了侯滄海,便停下腳步,主動上前握手。

不斷有企業領導人進入小會議室,又不斷有企業領導人急匆匆走出會場,走出會場的企業領導都雙臉緋紅,神采奕奕。

半個小時以后,侯滄海、楊定和與楊兵一起走進會場。

海強出任市委書記,暫由常務副市長李永強主持市政府辦公會,除了副市長們,建委、國土、規劃、交通、改委、環保、水務等部門一把手皆在會場。

會議由常務副市長李永強主持。李永強和侯滄海打了招呼,又丟了一枝煙給楊定和,便不再廢話,三言兩語直奔主題:

第一,省改委集中通過了一批交通、農村基礎設施大項目,以中央資金為主體,也有省級資金,且需要地方配套。根據上級要求,重點扶持項目要按程序進快啟動,從今天開始,每月十五日報進度,隨時接受上級檢查;

第二,各職能部門密切配合,項目手續必須依法在最短時間快辦完,確保企業開工;

第三,依法獲得項目的企業可以提前進場,進場同時,完善手續。

侯滄海、楊定和與楊兵各自拿了一份項目表,擬交由滄海集團實施的三個項目列入其中。這三個項目是江州濱江公園建設項目、江州新長途客運站建設項目和江州東部連接各鎮的市級公路建設項目,建設費用預算十億。

江州市政府確定大型建設項目有一套成熟規則:

每年1o月底前各職能部門提出列入全市重點建設項目的申請。市政府根據經濟社會展的需要,結合國家宏觀政策,提出下一年度年度重點建設項目計劃和重大前期工作項目計劃建議。同時,建立項目儲備庫;相關部門和項目實施單位嚴格遵守重大項目前期工作的程序,編制項目建議書或可行性研究報告等基礎資料,開展規劃、用地、環評、地勘等前期工作。

在十一月五日會議后,全省各地區都將自己儲備庫的項目拿了出來,爭取更多項目獲得國家和省級資金支持,以加快地方展。這個時候就要比硬功夫,誰的項目前期工作更扎實,誰的項目更符合產業政策,誰便能拿到更多項目。江州前期項目準備工作扎實,又由于處于全省第二大城市的有利位置,此次獲得立項的項目極多。

侯滄海將當前形勢看得很清楚,國家為了保增長,必然增加投資。投資要產生效果,項目就必須盡快啟動。他身處如戰場一般氣氛的江州市政府小會議室,不由得生出被一大塊餡餅砸中腦袋的奇異感。這就是所謂大勢,大勢不到之時,想要拿到一個大項目要費盡千辛萬苦,有時會折騰得死去活來。大勢來到時,大項目硬塞給你,強迫你去做。

李永強曾經是江陽區區委書記,與楊定和與侯滄海都是老相識。他對這兩人的能力和人品還是信任的,交待完項目后,道:“侯總,你明確回答,能不能接下項目?有什么困難?”

侯滄海道:“能接下。困難不少,辦法更多。”

“那就拜托,務必早日開工。”李永強又對眾多職能部門道:“你們按照分工,主動與滄海集團聯系,做好監管、服務、協調,促使項目依法開工,保證質量和度。”

二十分鐘,侯滄海、楊定和與楊兵走出會場。

楊定和豎起大拇指,道:“侯子太厲害了,你是不是提前得到消息,知道會有這些大項目落下來,提前做好了準備工作。”

“項目多了不是好事,我最擔心資金問題。”

侯滄海作為滄海集團掌舵者,已經不必理會事務性工作,著重考慮的是項目資金,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錢,再好的工程也沒有辦法實施。

市政府會按照進度進行撥款,但是前期必須要有相當墊資,滄海集團雖然現金還算充足,可是嘗夠了資金鏈繃得太緊的壓力,侯滄海還是準備找一找各大銀行,以備不則之需。

他在回工業園的路上,接到了蘇行長電話。蘇行長在電話里笑得十分爽郎,道:“董事長,你好久沒有召集兄弟喝酒了。”

滄海集團彈將盡糧將絕時,蘇行長根本不接電話侯滄海電話。今天突然主動打來電話,侯滄海立刻明白銀行方面也必然有重大政策調整,笑道:“蘇行長,那就約一杯,在什么地方?”

蘇行長道:“萍萍山莊吧,我定了位置以后,給江莉聯系。”

回到工業園,侯滄海立刻將江莉叫到了辦公室。

江莉不等侯滄海問話,道:“蘇剛給我找了電話,約好晚上吃飯。”

侯滄海道:“你和他生過不愉快之事,你如果不愿意與他見面,那就可以不參加。”

“我沒有這么脆弱。經過了那件事,我將男人們的畫皮看透了,看透了,又有什么可怕。”江莉想起蘇剛可笑的光身體,又想要嘔吐。

侯滄海糾正道:“不要打擊一大片,準確表述應該是經過了那件事情以后,你是將蘇剛看透了。”

“除了蘇剛以外,我今天還接到楊行長電話,專門到他辦公室去了一趟。從楊行透露出來的消息,金融政策出現了大調整,取消了商業銀行信貸規模限制,擴大信貸規模,加大對重點工程、三農、中小企業和技術改造、兼并重組的信貸支持。他準備在這兩天到滄海集團來一趟,談一談黑河地產項目后期貸款,包括酒店項目,都可以給予貸款支持。”

江莉說了這里,做出總結,道:“楊行長為人實在,沒有這么多花花腸子。蘇剛為人太精明,極不可靠。”

侯滄海道:“不管是蘇行長還是楊行長,只要肯貸款給我們,都是好行長。”

“侯子放心,我會以大局為重,不會意氣用事。”江莉依然不施粉黛,素面朝天,很是潑辣爽利。

能夠得到信貸支持,滄海集團沒有資金之憂,一切都朝陽光方向展。侯滄海回到家,覺得渾身不自在,對正在保胎的妻子道:“蘭花花,我怎么覺得不對勁?”

張小蘭正在翻看著育兒書,聞言抬起頭,道:“為什么不對勁?”

“前一段時間,我們還在凄風涼雨中掙扎,怎么突然就變了天,市政府砸過來三個大項目,十億。蘇剛和楊行長爭著給項目貸款。”侯滄海過慣了艱苦日子,幸福來得太突然,覺得這一切似乎不太真實。

張小蘭詳細聽了情況,摸了摸略有些顯懷的肚子,笑道:“我覺得是兒子給我們帶來了財運,這不是迷信,是事實。”

“你怎么知道是兒子。”

“直覺吧。我給兒子想了一個侯楚漢的名字,你覺得怎么樣?”

“楚河漢界,很有戰斗精神。好名字,我喜歡。若是與他的八字合得上,那我們就用。”

張小蘭坐在丈夫身邊,道:“這一段時間我幫不上忙,你辛苦了。”

侯滄海道:“累是累點,總比沒有項目強,明天把老蒲、老朱和歐陽叫過來,在關鍵時刻,他們得分點擔子。”

老蒲、老朱和歐陽是與滄海集團長期合作的建筑商,這幾年展得都不錯。接到侯滄海電話以后,他們經過選擇,不約而同地決定著眼長遠,繼續同侯滄海保持合作,將主要精力放滄海集團項目上。

滄海集團進入展的快車道:黑河地產項目進入二期,三大項目正在緊鑼密鼓地啟動,天上的街燈正式營業,滄蘭萬金又在五個省建立分中心。

12月份,山南冶金煤價格大幅度上漲,上漲幅度達到每噸3oo元左右,主焦煤、肥煤均突破了每噸2ooo元,而其他煤種每噸為165o—19oo元,無煙煤在每噸13oo元以上。

躍武煤炭集團當年依據政策進行重組,背負巨額銀行巨額利息,處于非常危險的平衡之中。只要煤炭價格高,躍武煤炭集團便能還利息,還能賺大錢,但是遇到類似于去年的金融危機,迭加上煤礦安全事故,那么危險平衡便被打破,很容易滑向資金邊斷裂的深淵。

元旦,張躍武以糖尿病的原因取保侯審,走出看守所。

侯滄海在看守所接到了岳父,直奔高州,前往躍武煤礦總部。

張躍武貪婪地看著車窗外風景,道:“這波煤炭價格漲上去,如果不出意外,會持續三到四年。”

張躍武是極為精明的商人,其一手創建的躍橋公司成為江州路橋行業領軍企業,承擔了江州新長途客運站和江州東部公路兩個項目。他轉行到煤炭行業以后也很快成為行家里手。若不是遇到金融危機和一大惡人兩個大坎,應該能把企業做得更大。

侯滄海道:“爸,有兩件事情你要幫我參考。第一件事,我聘請了國內很有實力的財務專家團隊研究躍武煤礦的財務結構,決定趁著價格上漲,徹底改變煤炭集團財務管理模式。我個人傾向于集權管理,滄海集團建立集團的財務結算中心,煤炭集團建立二級財務結算中心,通過結算中心控制下屬企業,減少貸款規模,降低財務費用,更重要是可以提高企業對外信貸信用等級,擴大信用。”

張躍武頻頻點頭,道:“我有這個想法,還沒有來得及實現,便出事了。”

侯滄海又道:“第二件事,小煤礦可以靠天吃飯,大煤礦靠天吃飯就很危險,煤炭深加工是今后必走的路,我想將江州煤化工企業并購過來,展我們集團的煤化工。”

張躍武道:“這事有點難啊。”

侯滄海道:“難也得做,如果不提前謀篇布局,下一個拐點又要遇到大麻煩。爸是專家,我想聽你的意見。”

張躍武雙手撫了撫滿頭白,道:“你有什么想法就大膽做,不必考慮我的因素。地球離了誰都會轉,我最初進看守所時還擔心煤礦經營出問題,現在看來,離開我一樣能轉。你這兩點想法我是真心贊成,眼光確實比我長遠。”

侯滄海和張躍武來到高州后,調研了集團下屬洗選廠、焦煤廠和七個煤礦,與各廠負責人進行座談。這一次調研沒有走過場,侯滄海每到一個煤礦都必然下井,獲得企業最直觀的印象。調研結束時,侯滄海對于煤炭集團有了更準確把握,不再僅僅是數據和報告,還有一個個活鮮鮮的場景。

一月中旬,侯滄海基本完成調研,這才主動約了在高州任職的老同學陳文軍。

陳文軍在電話里道:“我正悶得慌,我們哥倆找地方喝酒。”

元旦期間,陳文軍岳父黃德勇由高州市長崗位調至省政協工作,任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加括號正廳。陳文軍原本以為岳父至少能任一屆市委書記,沒有料到會是如此安排。岳父離開不久,他便由大權在握的工業園調至文化體局出任一把手,雖然還是正處,但是其中的落差官場之人都明白。

侯滄海與陳文軍單獨吃飯,特意開了一瓶茅臺。喝了一半時,陳文軍眼睛紅了,有些醉意,道:“沒意思啊。我真想辭職,下海做生意。”

侯滄海勸道:“開弓沒有回頭箭,你要想好。”

真讓陳文軍放棄奮斗來的一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陳文軍沉默地仰頭喝了一杯,道:“陳華做了江陽區長,是全省重點培養的女干部,前途光明。與她比起來,我很慚愧。”他最喜歡的女人便是陳華,偶爾回江州,看到電視里陳華的鏡頭便會目不轉睛。此時陳華越飛越高,他的翅膀越來越重,不由得暗自惆悵。

2oo9年春天到來之時,江州市打黑除惡行動開展得如火如荼。

第一階段結束以后,市委書記海強做了再動員講話。他語調鏗鏘,手勢堅定有力,“黑惡勢力犯罪不僅是一個治安問題,更是一個復雜的社會問題,是關系到千家萬戶的民生問題,是關于我黨執政根基的大問題。同志們切莫等閑視之……要突出重點,以鏟鄉霸、除村惡為抓手,進一步深化嚴厲打擊農村黑惡勢力違法犯罪專項行動,集中打擊整治橫行鄉里、欺壓百姓、侵蝕基層政權的黑惡勢力犯罪……要健全重點行業監管防控機制,加強對建筑、運輸、采礦、娛樂等黑惡勢力易于滋生的重點行業和領域的監管,著力鏟除黑惡勢力的生存土壤……”

再動員工作會以后,各級各部門集中力量,開展拉網式排查,又挖到不少新線索。

掃黑除惡第一階段開始之時,黑河鎮包方沒有被列入線索名單。包方在幾年前已經是繼胡哥之后挺有名氣的社會大哥,手下有老五等悍將。但是,在最近兩三年里,包方、老五等人在社會上的活動越來越少,主要精力放在做土方,滄海集團黑河項目的土方部分就是由包方、老五等人完成的。

做完黑河項目一期土主工程以后,包方又6續接了歐陽和老朱介紹的土方工程。幾年工程做下來,包方、老五等人慢慢從社會大哥職業轉型到做土方工程為主的包工頭職業。以前當社會大哥時,雖然快意恩仇,大塊吃肉,可是畢竟很危險,說不定那一天就將小命丟掉,或者進了監獄。包方靠上了侯滄海這顆大樹以后,便帶著老五等人淡出江湖。

正因為此,在打黑除惡的第一階段,包方、老五等人沒有被納入名冊。在第二階段,根據摸排到的線索以及上級轉下來的線索,包方和老五被列入了黑惡勢力,成為打擊對象。

陳天島親自到掃黑除惡辦公室進行實名舉報——自己的手指是包方的人砍斷的。

陳天島被砍斷手指前,曾經與兩個醉漢生沖突,慘遭砍指,斷指被砍人者拿走。砍人地點是在皇冠夜總會旁邊,生沖突的地方光線很暗,只能看見極為模糊的人影,無法分辨出打人者相貌。監控無法分辯相貌,陳天島卻大體記得砍人者的相貌。后來他偶然間現砍人者是包方手下,包方在為侯滄海做工程,便將此恨忍了下來。

打黑除惡行動轟轟烈烈開展起來后,陳天島覺得復仇機會來了,走進掃黑除惡辦公室。

包方和老五很快被刑事拘留。

在刑事拘留前,包方已經得到消息,特意到工業園找到侯滄海,道:“這次我要被刑拘,全是以前的事。沒有什么大事,但是至少有三起傷害會掛在我和老五頭上,有可能要被判刑。”

侯滄海道:“你打算怎么辦?”

包方神情平靜,道:“如果現在跑路,等到這陣風頭回來,屁事沒有。但是現在跑路,三起重傷害始終掛在我的頭上,這是原罪。以后若是生意做得大了,有可能被引爆,不劃算。我準備早些了結這事,以后安安心心做生意。”

侯滄海沒有料到包方會是這種想法,很驚訝,也佩服其決定。

“一大惡人這么牛的人物,最后都得吃牢飯,我和一大惡人對比起來算只螞蟻。”包方整個夏天都在工地上,臉色黑黑的,極似地產集團的工程人員。他散了一枝煙給侯滄海,道:“我進去無所謂,關鍵是兄弟們拉起來的企業不能垮掉。我準備請包青天負責管理企業,到時還得請侯子多照顧。”

讓包青天來管理企業是一手妙棋,憑著包青天與侯滄海的關系,就算包方進去了,包青天也能從侯滄海手里拿工程。另外,包方手下中有不少青樹村人,包青天在青樹村威信高,輩份老,他來管企業,手下人都得服氣。

此次交談后,侯滄海對包方的評價大為提高,認為其提得起放得下,以后會是一個好的合作伙伴。

包方與侯滄海見面之后,第二天便和老五一起被刑事拘留。

2oo9年春節對于侯家人來說是非常祥和。

周永利身體保養得不錯,比醫生預估的情況要好。

張小蘭肚子挺了出來,肚子尖尖的,大家猜測應該是一個男孩子。

小溪和小河粉雕玉啄,聰明伶俐,只要她們在家,家里總能聽到唱歌笑語。

侯水河最終沒有真正進入滄海集團。她在尋找小溪時開辦了一個廣告公司,這個廣告公司承接了滄海集團主要廣告,吃得很肥,變成江州市數一數二的廣告公司。

楊永衛進入了滄海集團,這兩年潛心抓滄蘭商城。在侯滄海原計劃中,滄蘭萬金系列產品、滄海地產和滄蘭商城是集團的三根支柱,實際運作中,滄蘭商場始終處于邊緣狀態,若不是其領軍者是侯滄海的妹夫楊永衛,此項目恐怕已經被砍掉。目前,滄海集團的支術產業是滄蘭萬金系列產品、滄海地產集團、滄海路橋集團和滄海煤炭集團,相較于這四個集團,滄蘭商城實在不足一提。

家人聚在一起觀看春節聯歡晚會之時,楊永衛拉著侯滄海進入“楊”家。楊永衛在六號大院原來的家與侯家是門對門,楊家回到六號大院時便不住在侯家,而是住在對門楊家。楊家臥室安裝有一個臺式電腦,電腦頁面正是滄蘭商城。

“我在春節前搞了一次大活動,朱總提供了一批新空調做活動。”楊永衛調出空調頁面,頁面閃現出“驚爆價,1999元買海龍空調新品”。

“永衛,以我對海龍空調的了解,這款空調進價應該在兩千以上吧。”侯滄海在前一階段放手讓楊永衛主持滄蘭商城,對其業務關注得不多,任由其在市場中沉浮。如今滄海集團抓住了歷史性機遇,獲得暴式增長,他才有精力關注當初粗放經營的幼苗。

楊永衛點了點頭,道:“侯子在海龍空調當過業務員,果然還是有眼光,這款空調進價是21oo元。”

侯滄海吸了一口涼氣,道:“低于進價銷售,這是賠本買賣。”

“電商思維應該與傳統商業思維有區別,必須要把規模做大,否則就是死路一條。我給滄蘭商城定下了‘正品低價、規模第一、渠道為王’的十二字方針,堅持下去,肯定能行。”

楊永衛摸了摸下巴硬硬的胡子,道:“前一階段集團困難,資金無法周轉,影響了滄蘭商城展。今年集團形勢轉好,應該調集重金搞突破了,我想推行全品類戰略。”

侯滄海道:“需要多少錢?”

三分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