躍武集團全力配合政府的善后工作,該出錢就出錢,該出力就出力,絕不馬虎。躍武集團負責與政府對接的是侯滄海。侯滄海本人有過政府工作經驗,管理著大型企業,帶來了賠付資金,而且還是張躍武女婿,正是躍武集團主持善后工作的最佳人選。

工作小組每談妥一戶,侯滄海這邊便讓財務人員立刻進行支付,絕不拖泥帶水。

經過艱苦細致工作,6月1o日,遇難人員的安撫工作順利結束。

東水煤礦瓦斯爆炸案帶來了巨大經濟損失,依據《企業職工傷亡事故經濟損失統計標準》和有關規定統計,直接經濟損失萬元。

6月2o日,事故調查組對整個事故處理給出了評價:高州市委市政府迅組織協調各方面力量開展應急處置,現場救援措施科學合理,在事故救援過程中沒有生次生事故,信息布及時,善后工作有序,沒有引社會不穩定事件。

事故調查組根據專案組要求,沒有提任何與案件偵破的信息,對外公布的事故原因是:東山煤礦存在層越界違法開采問題,采用國家明令禁止的巷道式采煤工藝,沒有形成全風壓通風系統,風量不足,造成瓦斯積聚。違章爆破產生的火焰引爆瓦斯,煤塵參與了爆炸。

司法機關已對11人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刑事訴訟中的強制措施,是指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和人民法院為保證刑事訴訟的順利進行,依法對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自由進行限制或者剝奪的各種強制性方法。刑事強制措施包括:拘傳、取保候審、監視居住、拘留、逮捕五種,這五種措施是依照強制力度由輕到重的順序依次排序的。

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的張躍武很快就因為高血壓嚴重等問題被取保候審。

16名責任人員受到黨紀、政紀處分。責任人員之所有受到處分,皆因為有具體責任沒有落實,管理上存在漏洞。就算以后案子偵破,他們的管理黨紀和政紀處分仍然生效,不會撤銷。

除了刑事和黨紀政紀處理外,躍武煤炭集團還受到了行政處罰:對東水溝煤礦處15oo萬元罰款。依法吊銷其相關證照,由高州市人民政府對其依法決定并實施關閉。企業主要負責人終身不得擔任本行業生產經營單位的主要負責人。

另外,躍武煤炭集團全部企業停業整頓。

在案件沒有偵破的情況下,這是侯滄海所能爭取到的最佳結果。

在爭取結果的過程中,侯滄海感受到了無形的壓力,有某種力量似乎要將躍武煤炭集團致于死地。特別全部企業停業整頓這條措施,是一條勒住躍武集團的要命繩索。

由于企業停業整頓是在煤礦生重大安全事故時極為常規的處置措施,在案子沒有公開之時,沒有誰能對這條措施提出非議。生了這樣一個死傷慘重的大案,躍武煤炭集團更是沒有抗辯之力,無論什么措施都只能接受。能夠讓張躍武取保候審,已經是高州市委市政府考慮到企業生存而多方溝調的結果。

事故調查組罕見地沒有全部撤離,而是留下了一個奇怪的監督組,負責監督高州全市煤炭企業安全生產工作。

侯滄海知道這個奇怪的監督組實則主要是王溝煤礦專案組成員,以監督組名義開展偵查工作。

張躍武絲毫不知道王溝煤礦專案組介入了事故調查,在企業停業整頓以后,整個人處于麻痹狀態。他沒有回到江州,仍然守在躍武煤炭集團本部。

停業整頓后,絕大部分工人都回家,部分技術人員覺得躍武煤炭集團沒有前途,選擇了離開。平時熱鬧的本部變得冷冷清清。

侯滄海和張小蘭丟下滄海集團繁忙的業務,泡在岳父這邊接近一個月,到了此時,也到了離開之時。

張躍武整個人盡現老態,天天就坐在藤椅上,望著礦本部呆。得知女婿要離開,他恢復了幾分神氣,抬手看了看表,道:“不急嘛,中午到外面場鎮吃頓飯,算是給侯子餞行。”張小蘭道:“沒有必要到外面去吃飯,就在食堂吃吧。”張躍武道:“食堂大師傅走了,飯菜就和豬食差不多,倒胃口。侯子出了大力,我得陪他吃頓好的。”

在躍武煤炭集團輝煌之時,吃頓好的那就意味著真是吃頓好的,天上飛的,水里游的,皆是珍品。如今躍武煤炭集團陷入絕對困境之中,吃頓好的,也就是到外面場鎮吃頓豆花飯。

張躍武打起精神走出礦本部。他頭全白,有一縷白吊在額頭。身上名牌襯衣皺巴巴的,猶如從泡菜壇子里抓出來的衣服。腳上皮鞋全部粉塵,已經辯認不出原來的顏色。

來自米國的金融危機帶來的負面影響,加上一場爆炸,將一個富豪打落凡間,滾出一身稀泥。

唯有六指在身后緊緊跟隨著張躍武。他沒有因為張躍武落魄而離棄,外出本部便帶著家伙,寸步不離。

吃豆花飯時,張小蘭找個理由將六指叫到一邊,道:“我原本不想走,但是我爸不許我留下來,說我留下來沒有用。我回江州后,你要住在我爸附近,特別留意他的情緒,不要出意外。”

六指明白張小蘭所指,道:“生爆炸案時,張總確實有可能輕生。現在最壞結果就是這樣,他已經接受了現實,再壞也比不上現在壞,所以他不會輕生了。我跟著張總時間長,這點我清楚。”

張小蘭將一張卡交給了六指,讓六指負責父親的生活。

吃過豆花飯,侯滄海和張小蘭坐車返回江州。

侯滄海準備返回江州以后就去給海強市長匯報工作,再一次面呈當前困難局面,爭取其諒解。

為了應對東水煤礦危局,侯滄海調用集團大量資金。此刻,滄海集團現金流也繃得非常緊,黑河地產第一期住宅項目、天上的街燈如兩個大漩渦,吞噬大量現金。當前只能依靠滄蘭萬金系列產品的現金流來支撐整個局面。侯滄海暗自慶幸前一階段大規模集中調研了各省分公司和經銷商,夯實了滄海銷售模式的基礎,這是滄海集團在危機中存活的根本。

烏天翔是來自華爾街的高手,對滄海集團整個財務狀況分析得很準確,特別是對其弱點更是了如指掌。他提出,只要滄蘭萬金系列產品出狀況,滄海集團的現金量就得斷裂。

出了招,烏天翔就不管具體操作,甚至不愿意聽到任何操作層面的信息。東水煤礦的爆炸案如此血腥,讓其意料不到,也對父親的團隊有了更深刻的認識,甚至在內心深處產生了一種恐懼,還有深深的后悔。這讓其認識到自身的軟弱。

軟弱歸軟弱,開弓沒有回頭箭,這場由他導演的大戲既然已經拉開,便得演下去,否則毀滅的將是父親和自己。

針對滄海集團的致命一擊一枝利箭,由他打造,然后由李清明拉弓,在黑暗中變成毒蛇,射向了滄海集團。

第四百三十九章 再一擊

侯滄海在最近幾日一直感到眼皮狂跳,左眼跳,右眼也跳。江州俗語,左跳財,右跳巖,當兩只眼皮不停跳動時,便不知是禍是福。憑著經驗來說,無法辨明是禍或是福時,多半是禍。

兩眼跳動終于停了下來,壞消息就在此時傳了過來,嶺東省會唐州市發生了滄蘭萬金系列產品之滄蘭純凈水中毒事件。

滄蘭純凈水是滄蘭萬金推出了最新款產品。產品原來平平淡淡,與市場上同類產品沒有什么差異,不比同類產品差,也不比同類產品更好,屬于一款合格純凈水產品。

純凈水有前輩產品開拓市場之功,消費者形成了消費習慣,接受起來不費勁。滄海集團正是看到市場成熟,才大規模投入滄蘭純凈水。

滄蘭系列產品有兩個成熟的強勁翅膀,讓純凈水進入市場便取得了很好份額。

一是滄海銷售模式,滄海集團形成了遍布全國的銷售網絡,能夠迅速地沒有障礙地將滄蘭純凈水鋪往全國各地,最快速度、最大范圍與消費者見面。只要電視上出現最新品,一定會同時間出現在全國各地。滄海銷售模式最強大的地方在于形成了一張關系緊密的銷售網絡,生產商和銷售商利益捆綁在一起,相互得利。

有一次央視無意間做了一期走山訪水探鄉情的節目,在節目中多次在偏僻地區的小店里出現整箱擺放的滄蘭純凈水。這不是央視有意給滄蘭純凈水打軟廣告,而是所拍攝影片播放出來以后被細心觀眾發現的。細心觀眾將這個發現寫成了一個帖子擺在網上,點擊率不錯。李天立進行了適當的操作,變成火貼,影響很大。

二是滄蘭姐姐大講堂。利用滄蘭姐姐大講堂進行了推廣,費用不多,卻借著滄蘭姐姐之口和親切笑容,迅速消除了與消費者之間的陌生感。如果是一款全新產品,往往會花費較長時間和較大代價才能與消費者建立信任關系,純凈水被滄蘭姐姐推薦,戴著滄蘭萬金標志,迅速消除了與老用戶的隔膜。消費者很容易就接受了純凈水產品,傳播成本低到想象不到。

第一次拿到滄蘭純凈水銷售數據報告,滄海集團所有總裁都有些吃驚。滄蘭萬金主打產品已經悄然向飲料、純凈水轉變,從銷售額來看,保健品份額越來越小,不算主流。只不過保健品利潤頗高,始終在滄蘭萬金系列產品中占據一席之地。

這一次正是滄蘭萬金系列產品中的新秀出了問題。

在唐州下屬區組織的一場群眾運動會上,主辦方買來大量滄蘭純凈水,發放了小食品。比賽結束后,數十人腹瀉。大部分人最初自感腹部不適, 繼而出現陣發性劇烈腹絞痛、腹瀉、水樣便無惡臭, 腹瀉次數少者為1 次, 多者達14 次, 一般有4 一5 次; 惡心、嘔吐次數少者1 次, 多者達10 次, 一般為3 一4 次; 部分病人有低燒。最嚴重的是一個四歲的小女孩,出現了并發急性腎病,情況相當危險。

唐州衛生防疫部門接到緊急報告時,立刻將運動會上的所有食品、飲料暫扣,進行檢查,檢查出來的結果是滄蘭純凈水里致病性大腸桿菌所致食物中毒。

滄蘭系列產品是滄海集團的現金奶牛,如果這頭奶牛中毒,滄海集團就必將染上重病,帶來極為嚴重的后果。

侯滄海、張小蘭和王清輝等核心人物以最快速度來到唐州,尋求解脫之計。

來到唐州以后,來到唐州的骨干們在侯滄海召集下開了碰頭會,迅速擬定七條措施:

一是侯滄海所在的酒店頂樓有一個大包間,大包間是躍層,樓上休息室,樓下可以作為小會議室,這個大包間作為滄海集團設在唐州的指揮部;

二是由張小蘭負責對接唐州市政府,向市政府分管領導進行匯報,指揮駐京辦韋葦進行公關,同時負責與雀湖律師事務所對接;

三是由楊莉莉到滄海集團市刑警支隊報案,并負責安慰傷病者,不管是不是滄蘭純凈水的問題,都得做好這一次公共,把不利因素變成有利因素;

四是王清輝利用自己的人脈負責對接衛生防疫部門;

五是程琳負責協調媒體,盡量防止出現與現實不一致的轟動性新聞;

六是李天立嚴密關注網絡,若是網上出現火貼,想辦法壓制;

七是冉仲琳、朱強等內衛做好嚴密的保衛工作。

緊急會議結束以后,滄海集團唐州工作組開始高速運轉起來。滄蘭萬金產品從出生以來就面向全國,參加到最激烈的市場競爭中,歷經磨難。陪同滄蘭萬金產品成長的程琳、楊莉莉等人已經參加過多次重大戰役,雖然此次唐州事件影響壞,難度大,但是這些老骨干們沒有慌亂,按照商定措施,分頭行事,井井有條,忙而不亂。

這一段時間,由楊兵主持的人事部門從全國招聘了不少學歷高或者在國際大公司工作過的高素質人才。這些高素質人才或是學歷炫目,或是經歷耀眼,來到滄海集團以后帶來了一些新觀念和新氣象。

傳統有句老話,是螺子是馬,拉出來溜溜才知道。經過一段時間實踐,如滄蘭萬金銷售總監肖紅武等人脫穎而出,成為引進人才中的佼佼者。也有少數引進人才不能適應集團工作,選擇離開。集團自己培養的江莉、小團姐、戴雙端等土鱉在競爭中不僅沒有落下風,反而在攻堅克難的戰役中還隱隱占了上風。

這與大家的最初估計有些差異,也修正了侯滄海的用人觀:外來和尚不一定會念本地經,滄海集團用人才不唯洋派、不唯學歷、只看重實踐能力。在實戰中勝出的人才才是滄海集團真正需要的人才。

引進的人才在滄海集團內部形成一些小團隊。小團隊聚會時承認滄海集團老骨干個個深具狼性,深具狼性的原因很多,最終歸結到老大侯滄海身上。滄海集團是由侯滄海一手創建,在艱難中起家,當時資質平平、學歷不高的老骨干們跟隨在頭狼身邊,在一場場戰爭中脫胎換骨,成長為引進人才的勁敵,不能因為他們的學歷低、沒出國而小視。

開完會,諸將出征,在各自戰場撕殺。

侯滄海獨自坐在酒店頂樓的大包間里,與孟輝取得了聯系。與一大惡人搏斗數年,侯滄海如今清醒地意識到僅憑滄海集團的力量,若是不采取違法犯罪手段,根本無法斗倒一大惡人,反而會處處受制。

在躍武煤炭集團出事以后,侯滄海與孟輝聯系得更加緊密,有事就主動打電話。

孟輝相當重視侯滄海提供的情況。放下電話后,沒有任何耽誤,立刻帶著專案組兩個骨干前往唐州。孟輝之所以如此重視侯滄海所言并非耳根軟,也不是偏聽偏信,而是有事實依據。在東水煤礦瓦斯爆炸案中,專案組在公安部刑偵局兩位高級偵查員幫助下,取得突破性進展,鎖定了犯罪嫌疑人,正在全國布網追捕。盡管犯罪嫌疑人已經躲到了西部極為復雜地區,但是被鎖定以后,落網是遲早的事情。

有了東水煤礦的經驗,孟輝最喜歡聽到侯滄海反映情況。這些情況極有價值,能為專案組提供思路、方向以及切入點。

孟輝以最快速度來到唐州后,為了避免引人注意,住進同一家酒店,然后神不知鬼不覺地與侯滄海見面。

“滄海集團已經向刑警支隊報了案,這肯定是一起投毒案,百分之九十九是一大惡人的手筆,想要徹底毀掉滄海集團的資金鏈。”侯滄海在孟輝面前沒有繞彎子,開門見山。

目前緊急追捕犯罪嫌疑人之事還在保密階段,孟輝沒有向侯滄海透露。他當過多年臥底,做過犯罪集團高參,對企業經營挺了解,問道:“滄海集團和你爸的煤礦是什么情況?困難到什么程度?”

“我爸的煤炭集團當初為了搞重組,向銀行貸款很多,利息壓力很大。若是不遇到米國金融危機,煤價還會一直往上走,在這種情況下,銀行貸款一點問題都沒有。誰知天有不測風云,米國人亂搞房地產,害得國內經濟全面下行。煤炭處于產業鏈上游,下游鋼鐵等企業開工不足,害得煤價腰斬。若是沒有發生爆炸案,資金鏈盡管繃得很緊,我爸還能勉強維持,砰地一聲響以后,躍武煤炭集團停業整頓,沒有錢付利息,賠付傷亡者的錢還是是由海集團支付。”

侯滄海講到這里,停了一下。

孟輝聽得很認真,抬手示意其繼續講。

侯滄海又道:“滄海集團抽入大量自有資金到黑河項目和天上的街燈項目,又抽出資金應對煤礦危局,已經變得手長衣袖短了,全靠滄蘭萬金系列產品提供現金流。在這個關鍵時候出現大規模中毒事件,這和爆炸案是一個性質,是捅向滄海集團心臟的刀子。”

孟輝明知故問,道:“誰有本事策劃此事?”

侯滄海道:“烏有義的兒子是從華爾街回來,只有他才有本事借用米國金融這種大勢來順勢操作。執行此事肯定是一大惡人其他心腹,我感覺與王溝煤礦所用手法極為相似。”

孟輝仔細聽侯滄海分析,等到把事情大體了解以后,道:“謝謝侯子再次提供線索,我們專案組會介入此案,你就放心吧。”

送走孟輝以后,侯滄海心里變得非常踏實。雖然孟輝沒有談及東水煤礦的偵破情況,但是從孟輝接到電話立刻來到唐州以及迅速讓專案組介入中毒案這兩方面情況來看,肯定是在東水煤礦上有突破,說不定是關鍵突破。

上帝要讓誰滅亡,必先讓他瘋狂。一大惡人做過太多傷天害理的事情,必然會受到懲罰。如今他是在對抗國家機器,不管他多么狡猾,多么兇狠,在國家機器面前必然會變成渣渣。

對此,侯滄海深信不疑。

一大惡人在滅亡前的瘋狂也是極具破壞力的,侯滄海需要盡量避免受到大損失。

楊莉莉最先回到大包間,沮喪地道:“刑警支隊那邊沒有立案,說是要等到衛生部門拿出結論以后,再討論立案的事情。接待我的那個警察話里話外已經把我們當成了犯罪嫌疑人了,他的意思是要立案也是針對我們。”

孟輝領導的專案組背后站著公安部,這是絕對強大的力量。侯滄海對于唐州刑警隊不抱希望,安慰道:“警方的事情你們暫時不要管了,唐州對滄海集團歷來不友好。等到楊律師來到后,讓楊律師代表公司和警方打交道。你去協助小蘭,她手里的事情很多。”

楊莉莉離開不久,程琳急急忙忙走了進來,手里拿著《嶺東晚報》,晚報有一個〈滄蘭純凈水疑似有巨量大腸桿菌〉的大幅標題,詳細描寫了運動會中毒的情況,包括有多少人中毒,中毒癥狀,還有詳細采訪。文章水平很高,運用了大量誘導性語句,讓所有人都明白是滄蘭純凈水大腸桿菌超標,又反復強調還要等待相關職能部門的最后鑒定結論,才能知道大腸桿菌出現在純凈水里的原因。

惡性事情發生,新聞跟進,這已經算是標準程序,侯滄海拿著報紙一陣苦笑。

他將一大惡人大部分招術都看得清楚,卻無法防范,很無奈。

張小蘭一直在負責滄蘭萬金系列產品,深知做產品的艱難,每一款產品從研發、生產再到銷售,每一步都要投入大量資金,凝結成百上千員工的心血。但是新聞媒體一篇不負責任的新聞,或者說不懷好意的新聞,就能輕易毀掉一個企業。

她再次抹了眼淚,道:“侯子,把這些事情處理完,我們真不做企業了,太累。這是心累,累得讓我不相信社會。”

侯滄海將妻子抱在懷里,柔聲安慰道:“蘭花花,大戰來臨,我們決不能軟弱,咬牙挺一挺,困難就會過去。”

他又道:“整個滄海集團有數千人指望我們吃飯,這是巨大責任。我們倒了,他們的飯碗也沒有了,所以我們不能倒下。”

張小蘭哭道:“我就是小女子,不想背這么重的責任。”

她將頭俯在丈夫胸前,很快就將丈夫胸前衣衫濕透。

第四百四十章 經銷商大會

《滄蘭純凈水疑似有巨量大腸桿菌第》是一把軟刀子。

作者使用了春秋筆法,滄海集團想要找作者和報社麻煩都找不到著力處。軟刀子殺人還是刀刀見血的,很快,省內外報紙不斷轉載此消息。

對于類似快消品來說,出現這種壞消息非常致命,往日暢銷產品頓時變成人嫌鬼厭的撲街貨。有些讀者并不相信文章所寫,可是同類產品很多,為了保險起見,也會放棄滄蘭純凈水,選擇其他品種。

各省、市的一、二級經銷商不斷將電話打到集團。集團電話此起彼伏,熱鬧得很。侯滄海和張小蘭調研了全國絕大部分省級單位,凡是走到一處,都會留下電話,允許一二級經銷商直接把電話打給侯滄海和張小蘭。

經銷商們知道兩位老總很忙,沒有事,或是遇到不緊急的事,盡量不把電話打到侯滄海和張小蘭那里。軟刀子殺出以后,侯滄海和張小蘭手機不斷地接到各省一、二級經銷商的電話。

侯滄海做出決定:提前召開2oo8年全國一級經銷商大會。

滄海銷售模式有三個要點:

一是各省對應的經銷商,從縱向看,分為一級批、二級批、三級批,每一級都嚴格執行對應的銷售價格和返利標準;

二是原則上一個省只有一個一級批商。一級批商同時又是物流商,負責倉儲、資金和向終端供貨,同時管理每個地區的二級批商,二級批商則要管理三級批商。

三是實行保證金制度。一級批商拿貨必須提前將全年預計銷售額度的百分之十打到滄海集團賬戶,作為保證金。滄海集團將支付保征金利息。經營過程中,每月進貨前批商必須結清貨款,才能新貨。每年年底,滄海集團返還保證金,并給批商返利。

這三個要點保證了滄蘭萬金系列產品始終有充足的現金流,將生產商和銷售商緊緊地捆綁在一起,實現了雙贏。

滄海銷售模式的前提是滄蘭萬金系列產品質量好、銷售佳,離開這個前提,滄海銷售模式無法運轉。

生在唐州的中毒事件準確地刺在滄海銷售模式的七寸上。

這些一級經銷商長期在市場中摸爬滾打,要想隱瞞困境是很艱難的事情,必須要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才能夠打消一級經銷商疑慮。

收攏軍心,團結一級經銷商共渡難關,這是滄海集團當前最需要做的事情。

總裁及總監工作會在唐州召開。

侯滄海將大量來自政府機關的管理模式移植到企業管理中,總裁會相當于市委常委會,總裁加上總監就相當市委常委擴大化。會議的方式是民主集中制,大家都提想法,最后由侯滄海拍板,如果有某項建議爭執不下,那就暫時擱置。

會上,侯滄海提出要提前開大會。至于如何開好這個大會,則需要大家提意見。

小團組一直在生產第一線,對滄海集團工廠和工人很有信心,提議道:“省級經銷商大多數都沒有來過生產車間,這一次他們來開會,可以安排他們參觀工廠,讓他們看一看我們最新進口的設備,看一看工廠的管理制度和近年獲得的榮譽。通過參觀,讓他們樹立起對產品的信心。”

“很好,這一條同意。你得制定一個方案,越詳細越好,報告張總。”侯滄海當場拍板,并隨即安排了任務。

王清輝建議道:“除了看工廠,還可以帶經銷商參加滄蘭研究院,看一看我們的研究力量,以及研究出來的最新成果。”

“可以。研究院趕緊布置,要拿出點秘密武器。”侯滄海同意這一條。

張小蘭目前是滄蘭萬金系列產品實際負責人,最了解當前危急狀況,道:“參加了工廠和研究院,能讓經銷商們更了解產品。我說句實話,經銷商們其實都很了解產品,如今的關鍵問題是消費者對我們的產品失去信心,大大影響銷售,讓經銷商利益失損。如果經銷商以中毒事件為由,改變滄海銷售模式,我們就會更加困難。讓經銷商相信滄海集團遇到的只是暫時困難,很快就會轉變,這是我們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張小蘭提出的問題很棘手,大家一時之間都沒有言。

程琳小聲道:“事情生在嶺東,除了嶺東以外,此事對其他地區沒有直接影響,我們可以在其他地區增加廣告投入,抵銷負面影響。”

張小蘭道:“能夠保證簽下合同的廣告投入就不錯了,沒有錢追加投入。”

王清輝是系列產品技術負責人,產品凝結了研究院所有員工的心血。他莫名憤怒起來,道:“如果這些經銷商不能同甘共苦,那么我們也不能慣著他們。誰敢來鬧事,以后等我們渡過難關以后,絕對不與他合作。”

財務總監王金一臉苦相,坐在角落不言。他被點名以后,道:“最終解決問題還得有錢,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建議利用民間資金市場。”

楊定和道:“算了,別想高利貸,蘇希望是前車之鑒。”

王金道:“沒有現金,最終是死路一條。借了高利貸,緩過這口氣,或許還能逃出一條生路。民間借貸很正常,我們不要畏之如虎。”

楊定和態度堅定地道:“我們都是滄海集團的員工。滄海集團遇到困難,我們要帶頭出錢出力,要號召所有員工集資。我算過一筆賬,只要大家都集資,幾千萬是有的。”

王金道:“這有可能撞紅線,被認定為非法集資。”

楊定和搖頭道:“這是集團同部集資,是向特定對象集資,不是非法集資。我以前在黑河政府時為了兌付98年基金會就用過這方法,政府機關都可以用,為什么企業不能用。”

大家議論了一會兒,侯滄海最后拍板:“各位意見都好,我總結如下,這一次各省經銷商來開會,我們要熱情大方,讓他們全面了解企業,增加信心。當然必要的手段我們還得玩,而且要玩得光明正大。等到我們釋放完善意后,有人不想合作,那么我們就咬著牙齒都和他一刀兩斷,以后絕無合作的可能性。”

散會以后,大家各自準備。王清輝回研究院。小團姐等人回江州。張小蘭到高州市政府匯報,準備匯報完了以后,再和楊莉莉一起看望在醫院中毒者。張小蘭前往市政府時,冉仲琳緊隨其后,一刻都沒有放松警惕。

侯滄海正準備回江州面見海強市長,被楊兵叫住了。

兩人關了房門,密談。

“股市前后投入三千萬,全部買入嶺東金地。現在大盤暴跌,根本沒有做起來的條件。嶺東金地是條死蛇,不停小幅下滑。干脆放棄這次操作,把錢拿出來救命。”

楊兵在股票操作上頗有天賦,可是天賦抵不過大勢,大盤在2oo7年形成一個大牛市,上證綜指在1o月上漲到6124點。侯滄海和楊兵跟隨著烏天翔操作,再加上大盤生猛,所以大賺一筆。

從去年1o月開始到現在,股市形成單邊下跌局面。三千萬入市,到如今已經有了損失,嶺東金地是條死蛇,前些日股票暴跌時也是那番死蛇模樣,下跌不多,相較其他投資者來說,損失輕微。楊兵信心不足,想趁著損失不太大時,逃離股票市場。

楊兵不知道烏天翔,但是侯滄海知道。侯滄海相較楊兵便有信息優勢,因此其態度很明確,道:“這三千萬絕對不能動,一直要守在這里。”

楊兵問道:“為什么?我看不到守下去的理由?久盤必跌,說不定有一天會接連來幾個跌停,那時哭的地方都沒有。本來就缺錢,何必把急需的錢投入到漫漫熊市。”

雖然烏天翔是敵方,但是侯滄海莫名地相信其專業知識,道:“你要學點辯證法,陰陽隨時都在轉換。當你忍不住賣掉股票時,大牛就會轟然到來。”

此時沒有外人在場,楊兵就對著大學同學豎起中指,道:“你就吹吧,完全不著調的說法。雖然這不是我的錢,我還是真心勸你割肉離場。”

侯滄海堅定地道:“守住陣地,絕不離場。這是原則,鐵律,絕對不能修改。”

侯滄海距離股票市場遠,是通過跟蹤老譚和鄧哥的操作制定操作原則,所以態度很堅決。楊兵天天要面對股市漲跌,情緒很容易愛到影響。與侯滄海交流以后,他將自己出錢跟進的股票賣了出去。賣出去以后,雖然略有虧損,跟那些虧得沒有褲子的股民相比要強得多。

楊兵自內心認為侯滄海執掌滄海集團變得太過自信,肯定要在這一次股票操作中摔跟頭。作為朋友,他準備再找機會勸說一次,若是侯滄海還不答應,那也就盡到朋友的義務了。

侯滄海回到江州以后,全力以赴地籌備一級經銷商半年工作會。

經銷商在6月27日集中來到江州。

由于天上的街燈裝修工程接近后半程,不適宜經銷商居住,這次集團將經銷商安排到了工業園區最大賓館。賓館前面無數紅旗飄揚,紅旗上寫著“滄蘭萬金經銷商大會”等字。在眾經銷商心目中,此時的滄海集團應該風聲鶴嚦,一片哀嚎。沒有料到整個會場氣氛相當紅火,根本看不到頹勢。

在經銷商第一次會議時,市工業園區一把手專門過來講話,反復表揚滄海集團。

第一次會議結束,兩輛考斯特拉著參會經銷商分別參觀了黑河項目、天上的街燈項目,然后又來到南州參加了滄蘭研究院。

在南州吃過午飯以后,考斯特回到工業園,參觀了滄蘭萬金的生產車間。整潔有序的車間,現代化的設備,給經銷商留下的深刻印象。

經銷商們在車上交換意見后,得出滄蘭萬金產品受此次事件影響較大,幾乎處于全面下滑狀態。他們各有盤算,只是都藏在肚子里,不會輕易說出來。

晚飯后,滄海集團弄了一臺請市文聯組織的演出,在江州面條廠禮堂請經銷商看了一臺節目。

侯滄海和所有高管全部參加接待,在接待時只談友誼,不談業務。晚九點,節目結束,滄海集團高管們紛紛到賓館與事先定好的經銷商單對單見面,深入了解各位經銷商想法。

經銷商大會第一天日程相當滿,在忙忙碌碌中渡過,幾乎沒有空閑時間。

第二天原本是座談會,結果臨時改成了調研會——江州市長海強率領相關職能部門到滄海集團調研,所有經銷商都參加調研活動。

經銷商們前往滄海集團時各有想法,比如,有的經銷商覺得滄海集團不行了,想要退還保證金,免得押在滄海集團的錢拿不回來;有的經銷商想趁機改變先貨后款的方式,把風險轉給滄海集團,其理由也很充分,禍事是集團惹出來的,經銷商受到拖累,如今產品賣不出去,滄海集團就得兜底。

他們來的時候,想法很堅決。參觀一天后,想法略有松動。

江州市長親自來調研,顯示對集團的支持態度,這讓經銷商的想法又有改變。

這是侯滄海和諸位伙伴精心設計的接待方案,總體目標還是利用現有條件給經銷商吃定心丸。

三分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