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是通過米國FBA注冊認定;雖然這個認定有“挾洋壓人”之感,但是米國這個機構還是挺權威,能夠得到其認定,說明滄蘭保健液質量確實還不錯。

三是京華醫學會在首都組織召開滄蘭保健液的基礎與臨床研究學術討論會,與會專家對滄蘭保健液療效和科技含量給予充分肯定。

侯滄海做事講究做到前面,當事情已經正常啟動以后,便不會投入太大精力。比如,在明確滄蘭保健液定位以后,大量工作就交給了王清輝,王清輝是專業人員,做起來事半功倍。再比如,二審上訴以后,他在前期做了很多細致工作,這些工作出了成果以后,便將成果交給了律師趙波,讓其放手操作。

律師趙波將這些材料全部收集起來,做為新證據提交給二審法院。盡管這些材料只是輔助材料,不能作為判案依據,但是在間接影響法官的判斷上還是很有用處。

趙波接手相關工作以后,侯滄海將主要精力集中到了“滄蘭體白金”的廣告之上。按照樺總建議,滄蘭保健液將更名為滄蘭體白金,相關手續交由王清輝具體辦理。

經過前期實踐,又與樺總交流以后,侯滄海對廣告的認識發生了質變。

侯滄海重新對廣告業進行了認識:如果是研發驅動型的游戲等,重點在研發,一把手注意力必然在此,而不用放在廣告上;如果公司是營銷驅動型,廣告就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必須要一把手來抓。

當樺總來到江州面條廠以后,兩人再次徹夜長談。

通過充分交流和溝通,侯滄海明確了整個戰略品牌意味著“所有的事都是一件事”,從企業戰略到產品開發、品牌形象、包裝設計、廣告創意等等,都是同一件事情,應該在一個團隊、一個系統里,一次成型。

經過反復討論,確定了滄蘭集團幾件具有重大意義的事:

第一,提出了“提高免疫力,戰勝亞健康”戰略,這是滄蘭產品主要方向;

第二,創意設計了滄蘭卡通代言人形象;

第三,規劃了提高免疫力的產品結構并提出新產品的開發創意;

第四,確定了產品以天藍色為主色調;

第五,制定創意電視廣告的主體內容,策劃了“滄蘭姐姐講堂”,并準備將之發展成為一個品牌體驗平臺。

針對第二條,樺總和侯滄海意見并不一致。侯滄海最初還想請明星代言,認為請明星影響力更大,更容易推廣產品。

樺總針對這個想法,解釋道:“很多企業找明星代言,看起來銷售不錯,但是這是廣告的作用,并非明星的作用。很多廣告把明星去掉,只要持續播放,效果依然一樣。我們具體分析,如果自己不喜歡的明星出來,必然連帶著不喜歡這個廣告。如果是自己喜歡的明星出來,觀眾只顧著欣賞明星,誰還管廣告。而且使用真人做廣告容易涉嫌違規,真人做了壞事,還要連累廣告。”

樺總在江州面條廠住兩天才返回廣州,半個月以后,“滄蘭姐姐講堂”的廣告便已經完成。4月2日,廣告在央視播出。

4月7日,二審開庭,嶺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判定如下:原審判決認定事實、適用法律錯誤,應予改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53 條1 款( 二) 項之規定, 經高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6) 常民初字第39 號民事判決;二、駁回趙棟梁訴訟請求; 本案訴訟費用153201元, 由趙棟梁負擔。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同時, 嶺西省高院復議決定, 山南滄海有限責任公司經合法審批生產、銷售滄口保健液,沒有非法獲利, 且由人民法院行使產品質量的行政處罰權的做法沒有法律依據, 故原民事制裁決定是錯誤的, 應予撤銷。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134條第3 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 》第16 3 條2款之規定, 經高院審判委員會討訟, 決定如下: 撤銷嶺西省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2006) 常民初字第39 號民事制裁決定。

拿到判決書以后,一直坐鎮高州的梁毅然打電話向侯滄海通報情況。

侯滄海接到電話時,哦了一聲,道:“梁子辛苦,回家喝慶功酒。”梁毅然一直在電話里狂笑,道:“總算贏了,這幾個月在高州難熬。”侯滄海道:“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從這件事可以看出市場競爭之殘酷,以后不知還會遇到多少難事。一起努力吧。”

此時梁毅然已經留起極為粗獷的絡腮胡子,遮住了臉上傷口。放下電話后,他對趙波道:“趙律師這次立了大功,什么時候和楊四火結婚,我到時一定大醉一場。”

綽號楊四火的楊律師肚子微微挺起,道:“趙波,你再不辦酒,天怒人怨。”

打贏了有全國影響力的官司,趙波和妻子的雀湖律師事務所已經有了拿得出手的案例,趙波哈哈大笑,道:“尊夫人命,回家就辦結婚酒。”

站在身邊的李南松抿嘴而笑。她挽著大胡子,滿臉幸福,道:“我辭職了,跟著你去江州。”

第六卷 大鵬展翅

第三百五十五章 組織機構變革

二審官司勝訴后,“滄蘭姐姐講堂”準備在央視播放,構筑屬于滄蘭產品的大平臺。

侯滄海反復思考滄蘭體白金這個名字,最終決定放棄之。他認為這個名字沒有能夠很好發揮“平臺”作用,與“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件事”原則相背。

為了新的產品名,在張小蘭的建議下,滄海集團搞了內部重獎征名,最后由一個新進員工提出了的“滄蘭萬金”名字撥得頭籌。這個名字沿用了“滄蘭”的前綴,后面兩個字借用了古代醫學著作《千金方》的名字,稍有變形。新名字滄蘭萬金既有古意,又有現代感,是一個很有格調的名字。

新名字與滄蘭姐姐講堂結合在一起,組成了一個全新平臺,以后滄海集團的新推出產品都可以使用這個平臺來推廣。每推廣一次,便讓滄蘭大平臺增值一次。

與樺總溝通以后,滄蘭體白金被正式更名為滄蘭萬金。

隨后,滄蘭姐姐講堂在央視播出,滄蘭萬金在一夜之間被國人所熟悉,成為“消除亞健康、提高免疫力”的產品群中最有沖擊力的產品。銷售量猛然間增加,對整個生產體系和銷售體系都產生了巨大壓力。

隨著滄蘭萬金產品爆發的同時,侯滄海和他的高管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反復研究,激烈爭辯,重新打造理順了滄海集團的組織架構。

對未來行為的最好預測,就是過去的行為。這是來自于心理學的一句話,放在企業行為中同樣適用,因為所有企業行為都是由人做出來的,企業行為從本質上也是人的行為,特別是創建人的行為特點在某種程度上會影響和塑造一個企業。

滄海集團由侯滄海創造,其在很多地方都對侯滄海行為和思想的映射。

滄海集團初建時仿佛是對電科院一食堂的放大版,組織架構模糊不清,每個人的職責在不停變化,工作秩序混亂,極為缺少人才,制度不齊和缺漏,這與一食堂開創時幾乎一樣,是對一食堂的翻版。

滄海集團在混亂中慢慢成長,逐漸規范。2006年5月,集團組織架構第一次定型。

首先,五個最重要的高管重新進行了分工:

侯滄海是滄海集團董事長,總裁,兼任滄蘭萬金董事長和總經理;

滄海集團在此期間收購了望城房地產公司,從此將房地產納入滄海集團,成立了一家獨立子公司,由副總裁陳杰全權負責,同時還主管“天上的街燈”項目;主要助手是江莉和楊定和;(江莉和楊定和原本就是望城房地產的班底,如今仍然用在房地產項目,不至于脫節。使用楊定和還有一個重要目的,為將地產項目打入黑河鎮做好準備工作。)

副總裁張小蘭則負責以前原本由楊永衛負責的電子商城,并且負責被滄海集團收購的滄海面條廠,原來江州面條廠的業務合并于此;主要助手是小團姐(協助管理面條廠);(張小蘭是團隊中唯一有國外留學背景,專業上也與電子商城最為接近。)

副總裁楊兵仍然是滄海集團大內總管,主管集團財務和人事;主要助手楊莉莉以及新挖來的寧禮群,楊莉莉角色定位于人事總監,寧禮群的角色定位財務總監,寧禮群的副手是礦務局曾經的副總會計師王金;

在所有高管中,楊兵開拓性不夠,在決策能力上也有缺陷,但是他最重要的品質是忠誠,是侯滄海大學同寢室同學,值得信任,所以侯滄海將這兩個重要職責交給楊兵。

副總裁梁毅然管理獨立于滄蘭體白金的綜合中心,由于新成立了滄蘭研究所,綜合研究中心則更名為監察及綜合信息中心;主要助手程琳;

滄海集團目前還沒有專門的內部監察體系,但是,侯滄海預料到隨著企業擴張,監察體系遲早要完善,滿臉大胡子的梁毅然是監察體系天然的掌門人。綜合信息中心合并為經濟信息研究中心和法律研究中心。

副總裁王清輝從大學辭職出來,負責滄蘭研究所。

侯滄海本人是出身于行政機關,擔任過多年的辦公室主任,自然而然將“集體領導、分工負責、班長定調”這一套民主集中制的機制移植到了滄海集團,并且參照公司法設置了獨董、監事等職務,形成整套的高層管理制度。在侯滄海思路中,最核心的管理體制是五人形成的“班子”集體,既放權,又統一,是比較適合滄海集團現狀的管理辦法。

其次,在人事管理上,滄海集團最重要的改革在于設立了兩條晉升軌道:一條走管理路線,也就是為想成為經理、總監、副總經理、總經理的員工所準備;第二條是為專業人才提供的專家渠道。

這是仿照行政事業單位進行的晉升軌道,前者就是公務員的職務體系,后者是事業單位中的技術職稱體系,兩者結合就成為滄海集團的用人體系。

之所以采用兩軌制度,主要解決人才晉升制度,在滄海集團中有大量工程師等技術人員,這些專業技術人員中必然有一部分會晉升到‘經理’崗位,成為集團管理人員。有一部分專業技術人員智商高情商底,是優秀的專業技術人員,卻極可能是糟糕的經理人。讓這一部分人在專家渠道中晉升,是公司和個人雙贏的策略。

兩條晉升軌道加上虛擬受限股制度,形成滄海集團最基礎的人事管理制度。

第三,在培訓方案上,滄海集團架子大,底子薄,又處于山南的第二城市,很難吸引到最優秀的人才,只能依靠自己培訓。新員工、銷售員、技術員和經理層,各有培訓計劃。此項工作還是脫胎于行政體系中每年必搞的培訓,沒有什么新花樣,主要在于落實。

除了對滄海集團整個架構進行改造,侯滄海還花費了相當大力氣對由自己控制的滄蘭萬金組織架構進行大刀闊斧改造。

按照侯滄海設想,滄蘭萬金為了克服將來有可能到來的大企業病,必須要以市場為中心,以執行為導向,建立以“母子公司結構”為基礎的直線型職能制集團管理模式,由集團公司統人、財、物和產、供、銷。

滄蘭萬金整個結構有強烈扁平化特點:侯滄海直接控制各省分公司和部門,沒有設立中間銷售。

在滄海集團創建過程中,侯滄海接觸過不少類似企業,他發現這些公司在最初發展時都運轉良好,當規模大到一定程度后,便出現了嚴重的大企業病。在這一次調整期間,他決定以滄蘭萬金為實驗地,建立一個更高效的能長期運轉的滄蘭體系。

滄蘭萬金組織結構圖非常簡單:總經理——各省區分公司——特約一級批發商——二級批發商——三級批發商——零售終端

省區分公司是一個相對獨立的小單位:每個省區分公司設立財務部、郊縣區域經理、主城區域經理、人事部以及內勤人員。郊縣區域經理和主城區域經理下設客戶經理,客戶經理下面是業務員。

按照侯滄海對滄蘭萬金總體編制要求,建立全國性網絡只需要不到兩千人的營銷人員,完全能夠滿足運轉。這些營銷人員本身不參與銷售,主要職責是為各級批發商和零售終端服務。

到了5月中旬,滄海集團機構變革暫時結束。機構變革只是暫時結束,始終處于動態平衡之中,隨著企業發展,必然還會有調整。

機構變革以后,侯滄海將主要精力投入到滄白萬金之中。

滄海集團目前做了三塊主要業務,一是保健品,二是電子商城,三是房地產。這三塊都異常復雜,侯滄海對自己的能力和精力還是有著清醒認識,若是自己對這三塊都同時用力,導致的結果是三塊必然會同時失敗,即使不失敗,也會相對平庸。他給自己定下一個紀律:同一時間,主要精力只能集中在一件事情上,其他事情得放權。

房地產和電子商城都是初起步,在投入階段,沒有效益,特別是電子商城,在后期逐漸要抽入大量資金。

當前能為滄海集團帶來最多現金收益的還是滄白萬金,因此侯滄海親自充當總經理,直接面對省級公司負責人。

按侯滄海規劃,等到滄白萬金穩定以后,他的精力就要轉到電子商場,將滄白萬金交給自己親自培養出來的團隊。房地產是侯滄海比較熟悉的行業,由于熟悉,他不準備過多花費精力,只是把好決策、大筆開支和用人關就行了,具體事務可以讓楊兵放手操作。

滄蘭萬金廣告效果很好,到了六月,滄白萬金呈現爆發態勢,到廠區排隊的貨車甚至引來交警維持秩序。

為了了解各省基礎情況,侯滄海準備花一個月的時間到各個省級區域去走訪一次。在走訪前,他召集了總裁辦公會,研究近期要辦的事情,然后準備正式離開總部,前往各省去調研。

剛剛走出辦公室,見到了久違的吳建軍。

吳建軍來到位于面條廠的滄海集團綜合樓,再次被保安攔住。他報出了與侯滄海開襠褲朋友關系后,保安仍然不以為動,堅持要等到辦公室同意之后,才能讓其進入綜合樓。無奈之下,吳建軍只能坐在保安室旁邊的會客廳,無聊地翻看滄海集團內部小報。

翻閱了一會兒,他看見了楊莉莉,這才得以來到四樓,等著侯滄海把會開完。

會議結束以后,侯滄海、張小蘭、楊兵、王清輝和梁毅然等人出來。四個男子都是西服革履,張小蘭則身穿深色職業禮服。凡是總裁會議,出席者必然穿正裝,這是侯滄海親自制定的規則。他剛從機關辭職出來之時,以為永遠脫下西服,再也不受拘束。現在自己成為企業掌舵者,自覺自愿又將西服重新穿回到身上,既約束自己,也約束其他人。儀式是禮儀,禮儀是制度,所有高管服從制度,才能將一艘大船在波濤洶涌的大海中乘風破浪。

六月天已熱,吳建軍近來長得胖,最怕熱,只穿了一件花短袖。他在走道上看著西服革履的老熟人們,覺得這些人氣場十足,居然陌生得很。來人是侯滄海,又不是侯滄海,是楊兵,又不是楊兵,是梁毅然,又不是梁毅然。他原本上前擂侯滄海胸口一拳,被氣場所攝,沒有和從前一樣互打胸口。

六樓開了冷空調,這讓衣衫單薄的吳建軍覺得寒氣逼人。

“建軍,稀客啊,找我還是楊兵。”侯滄海伸出手來,笑容滿面地打招呼。

侯滄海沒有如往常一樣叫“賤貨”,而是稱呼“建軍”,這種貌似親密的稱呼讓吳建軍感到異樣。他假裝沒有聽出其中的差別,親熱地道:“侯子,我找你。”

這一次,吳建軍過來找侯滄海是想要謀得省級經銷商的資格。在出發前,朱穎堅持人一闊臉就變,侯滄海不能例外。吳建軍不在意地道:“憑著我和侯子的交情,弄一個省級經銷商絕對沒有問題。不信,我們打賭。”

此時,在走道上見到侯滄海和他的團隊,吳建軍突然沒有了底氣。

第三百五十六章 人以類聚

侯滄海、楊兵和吳建軍在二七醫藥公司一起做過醫藥代表,曾經在一條戰壕滾過,算是有特殊感情。至于特殊感情是正還是負,則很難說了。

楊兵過來,拍了吳建軍的肩膀,道:“長這么胖了。”他原本想說“賤貨”這個響當當的綽號,可是剛剛開過總裁會,大家在會上談論的問題非常嚴肅,突然間轉換風格,有些不適應,便將“賤貨”兩個字吞進肚里。

吳建軍還是依照原來的習慣,自嘲道:“我現在是喝水都要胖啊。”他在楊兵面前要自在得多,開玩笑道:“小偉哥,夏天穿一身西服,你也是雞腳神戴眼鏡——假充正神了。”

“建軍,到我辦公室。”侯滄海大體上猜到吳建軍來意,內心有幾分猶豫。他又對楊兵道:“中午我們三個一起吃飯,晚上約一約周水平。”

楊兵聽明白侯滄海話里的意思,向吳建軍打了聲招呼,回自己的辦公室。

進了辦公室,一個身體不錯的女工作人員過來倒茶水。吳建軍坐在沙發上,享受著貴賓待遇,眼神飛快地在女工作人員身體各個部位搜索一遍。

女工作人員退出后,吳建軍笑道:“侯子不錯啊,都有漂亮女秘書了。”

侯滄海坐在吳建軍身邊,道:“小公司哪里敢用女秘書,而且老婆辦公室就在隔壁,豈敢用女秘書。她是江州學院的小師妹,以前輔導員推薦的,在行政辦工作。”

周水平、吳建軍和侯滄海三人是從小在一起的六號大院開襠褲朋友,開襠褲朋友之間的關系隨著年齡增長也在發生微妙變化,這是必然,而非偶然。

閑聊幾句后,吳建軍說明了來意:想做滄蘭白金的特約經銷商。

“二七公司怎么樣?”侯滄海沒有明確回答,問道。

吳建軍知道侯滄海不喜歡蘇松莉,道:“蘇松莉是個傻婆娘,沒有掌握大公司的本事,屁股沒有坐熱就搞改革。如今二七公司整個銷售線全部亂了套,核心骨干要么獨立自己做,要么是被別的公司挖走,以前大偉哥的三個骨干都走了。我在公司越干越沒有信心,所以出來在侯子公司做點業務。”

二七公司老段最初做滄蘭產品山南一線經銷商時,曾經建議吳建軍離開二七公司,也做滄蘭產品。理由是滄蘭產品銷售體系完善,比起蘇松莉管理下的二七公司強得多。吳建軍做過三樣保健液,當初并不看好滄蘭產品,特別是滄蘭產品在陽州遇到官司后,認為滄蘭產品必死無疑。誰知滄蘭產品來了一個絕地大翻身,一下變得火熱起來。

“你來得太晚了,一級經銷商 ,也就是省級代表剛剛配齊,他們交完保證金,簽了合同。你早來兩個月,我們都有空缺。”

侯滄海經過短暫猶豫,明確了態度。 他說的全是實話,滄蘭產品在陽州一審敗訴后,有好幾個省的省代不愿意簽合同,當時確實有空缺。二審勝訴,滄蘭萬金廣告在央視播出,各省特約經銷商又成為搶手貨。以前遲疑不簽合同的經銷商皆吃了大虧,失去了資格。在組織機構發生變革之時,各省為期三年的特約經銷合同全部簽了下去。

吳建軍沒有放棄,道:“老段給我說過滄蘭萬金的情況,二七醫藥公司以前的醫藥代表至少有六個做了省代。侯子,我們關系不一般,其他醫藥代表能得到省代位置,你無論如何也得給我弄一個。公司都是你的,如何搞,還不是由你說了算。”

“公司是公司,得有制度。現在整個集團保健液廠、面條廠、房地產公司加上各部門人員,總共有七八百人,沒有制度,就要亂套。各省的特約經銷商都是集團和省公司共同選定的,剛剛選定,沒有任何理由,我們不能隨意換人。公司還要開拓其他行業,如果建軍有興趣,可以提前聯系。”

侯滄海是心胸開闊的人,同時,也不是濫好人。他在心里對吳建軍存著幾個小疙瘩:

第一個疙瘩是當初吳建軍借了五千元。借這筆錢時,侯滄海正和前女友熊小梅一起做一食堂,做一食堂是賺辛苦錢,大開大支,收入并不太高。他講義氣,在事前沒有和熊小梅通氣就借了錢,這讓熊小梅相當不滿。現在看來,五千元算是一筆小錢,對于當年的家庭來說,五千塊是一筆絕對大錢。吳建軍借錢以后,一直沒有提還錢的事情,到目前似乎將此事忘得一干二凈。這在侯滄海胸中形成了第一個疙瘩。

第二個疙瘩是公事。在二七公司一起工作時,吳建軍另辟財源,背著公司做起保健品。雖然在高州時代,侯滄海和楊兵也做了抗生素,但是,他清晰地記得吳建軍做保健品之事。

第三個疙瘩是蘇松莉到來之后,吳建軍為了留在南州,為了在二七公司爭得一席之地,在蘇松莉面前對侯滄海反戈一擊,捅了一刀。蘇松莉后來自己把這事說了出來,由老段傳話給侯滄海,這讓侯滄海相當不滿意,對吳建軍的評價不斷下降。

有了這三個疙瘩,再加上滄海集團花了大力氣才與各省的特約經銷商簽下合同。侯滄海自然不可能為了吳建軍一個人,撕毀合同,做出背信之事,影響整個大局。

被從小在一起長大的侯滄海拒絕,吳建軍心里窩了一口氣,道:“侯子,真不考慮這么多年的交情?當初你辭職來到二七公司的時候,我們合作得很愉快啊。”

“來日方長,這一次不行,以后我們有大把的合作機會。”侯滄海看了看手表,道:“中午我、你和楊兵簡單吃點,晚上約上周水平,幾個人好好喝一杯。”

吳建軍壓抑著不快,道:“中午算了,晚上再喝酒吧,你這人當了老板,架子大,中午不敢讓你喝酒。”

吳建軍怒氣沖沖地離開了江州面條廠,正要開車,接到了朱穎電話。朱穎在電話里道:“事情辦妥了嗎?我就說過,人一闊臉就變,沒錯的。”

吳建軍發牢騷道:“以前侯滄海從江陽區政法委辭職出來,如果不是我帶他,他根本不能在二七公司站住腳。他根本不記得以前的事,轉眼就忘光。”

朱穎叮囑道:“你別意氣用事,侯滄海手里有幾個企業,機會還多。我們做不成省代,想辦法從其他項目中弄點生意。”

吳建軍開著車來到城區,又給周水平打電話,準備約他出來喝兩杯。

周水平恰有案子在手,中午走不開,道:“剛才侯子打了電話,約起晚上喝酒,我們晚上再見面。”

從小長大的開襠褲朋友,一人當了老板,一人當了檢察官,約出來吃個午飯都難,這讓吳建軍感到很悲哀。他也不想回家,開車找地方消磨時間。他是作風比較粗野的醫藥代表,習慣了夜總會、歌廳、酒店的生活,每天不到這些地方來泡一泡,就覺得渾身不自在。以前他回江州,一般都在王朝夜總會喝酒玩樂,王朝夜總會垮掉以后,又有一家新的夜總會開了起來,據說后臺老板仍然是丁老熊。他一直想來玩一玩,今天正好有時間。

新開的皇冠夜總會裝修得比王朝夜總會的檔次更高,價格更貴。吳建軍滿心郁悶地走進夜總會,要了酒,又大呼小叫地要小妹。中午時間,夜總會里沒有什么客人,小妹多在睡覺。吳建軍心氣不順,嘴里便不干不凈。

一個戴帽子的年輕人從角落鉆出來,兇狠地道:“哪里冒出來的傻B。”

吳建軍指著來者,指著來者道:“你他馬的再罵一句。”

戴帽子的年輕人是丁小熊,頭部被榔頭敲碎后留下一個大疤,頭發也開始莫名掉落。為了遮丑,便時常戴上帽子。自從被迫戴上帽子,丁小熊便處于暴躁狀態,見來人居然還敢罵人,順手抓起酒瓶子,準備砸過去。

從丁小熊身后又走出一人,連忙拉住丁小熊,道:“小熊,別動手,這是我朋友。”

來者是吳重義,當地轄區派出所的頭頭。他看著吳建軍,道:“你回來了,怎么一個人在這里喝酒?”

吳建軍招呼了一聲“吳哥”,道:“才回來,心情郁悶,喝杯酒。”

“小熊,這是六號大院的鄰居,從小看著長大的。”吳重義將吳建軍介紹給丁小熊,三人到包間繼續喝酒。

吳建軍得知眼前戴帽子年輕人就是鼎鼎大名的丁小熊,暗自吃驚。他知道今天冒失了,若是今天沒有遇到吳重義,只怕要被挨揍。

看到吳重義面子,丁小熊收起倨傲態度。喝了幾杯后,丁小熊和吳建軍居然找到共同語言,聊得十分投機。

人以類聚,物以群分,這是經過無數次考驗的話,確實很有道理。

吳重義回派出所以后,丁小熊和吳建軍到樓上包間繼續吃喝,還找來兩個陪酒小妹,喝酒聊天,摟摟抱抱,十分快活。

五點,丁小熊有應酬,這才結束酒局。

吳建軍走出皇冠夜總會,噴著酒氣,開車前往鐵梅山莊。

鐵梅山莊給侯滄海留下許多難以忘記的記憶,若是由他來訂就餐地點,肯定不會選這個地方。周水平如今在反貪局工作,不愿意到城內餐廳吃飯,鐵梅山莊鬧中取靜,價格適中,正好符合周水平的就餐要求。

侯滄海和楊兵乘坐越野車來到鐵梅山莊,剛到山門口,見到吳建軍正在和山莊里的人爭吵。

吳建軍帶了酒意,開車時撞到山莊大門,弄杯了左側門。山莊人要求賠償,吳建軍有酒意,幾句話不對,便吵了起來。

侯滄海聞到吳建軍嘴里散發出來酒意,拉著他進了山莊,由楊兵留下來處理麻煩事情。

在辦公室里,吳建軍尚能克制自己,如今喝得酒意上頭后,他便在侯滄海面前發泄不滿,道:“侯子,你現在當了老板,硬是不得了,不認我們這些老兄弟了。”

第三百五十七章 無意言中

吳建軍混了這么久的社會,沒有什么長進,還和剛出道差不多,一點都不成熟。

“喝了酒,少發酒瘋。”侯滄海搖了搖頭,挽著吳建軍胳膊,將其拖進包房。

“侯子,你別裝蒜了。滄蘭萬金明明是你的企業,就是夫妻店,非得弄成國企。既然你不讓我做省代,總得給我找另外的生意。你吃肉,也得給兄弟們喝點湯。”吳建軍借著酒勁,利用從小在一起長大的老關系,提出另一個要求。

侯滄海道:“以后是大把機會。其實不在于我能給你什么生意,而在于你能做什么。你抽時間想一想,把問題想透,自然就有機會。我不是敷衍,是真話。”他想起吳建軍為了做山南二院生意,把吳培國弄去歌廳玩小妹,又道:“你也別劍走偏鋒,老老實實做生意。”

吳建軍噴著酒氣,道:“現在的社會,真要老實做生意,絕對虧死。難道你搞這么大的企業就沒有點手段。我們這種關系,就別說官話了。”

話不投機,侯滄海很無言。

楊兵三下五除二將吳建軍撞壞的門處理妥當,正朝院內走。周水平開車出現在身邊,副駕駛位置坐著杜靈蘊。

人來齊后,吳建軍到衛生間去吐了一會兒,到回餐廳時,不再借酒發瘋。

閑聊一會兒,大家說到了礦務局煤電公司。周水平在經辦此案中立了功,在業界頗受好評,被提拔為反貪局副局長。他沒有往深處談案子,只言此案復雜,牽涉的人比較多。侯滄海對腐敗案沒有興趣,最關心的是丁老熊在此案中受到什么處罰,特意詢問此事。

“詹軍死掉了,此案斷了不少關鍵環節,還難以結案。丁老熊倒是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凈,手下人辦的事,與他無關。”

“怎么會無關,肯定有關。”侯滄海瞪了眼,道。

“我們都知道有關,但是沒有證據,沒有證據,就是無關。”周水平聳了聳肩膀,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動作。

從與一大惡人相斗開始,侯滄海屢次遇到“變色龍斷尾”之法,這個方法很簡單,卻著實有效,讓其很郁悶。

“能破這個案子還多虧了見義勇為的兩人。詹軍從秦陽被帶兩個漢子帶回來,這兩個漢子如羅賓漢一樣,算是俠盜,神龍不見首尾。但是,俠盜從本質上來說是違法的,為我們現行法律所不容。”

周水平腦子里一直對“兩個大漢”有所疑惑,認為與侯滄海有關系。他通過多方調查,還調取了附近一家銀行的監控視頻,從多個角度證實這兩個大漢中確實沒是侯滄海。更關鍵是詹軍和侯滄海很熟悉,如果是兩個漢子其中一人是侯滄海,詹軍絕對能夠認出來。

吳建軍隨口道:“詹軍和侯子不是熟悉而是死仇。熊小梅就是秦陽人。詹軍藏在秦陽,被熊小梅發現,然后熊小梅了將此事告訴了侯子,侯子出手,這很合邏輯啊。”

侯滄海和梁毅然化妝夜行是絕密中的絕密,除了兩人,整個滄海集團沒有其他人知道,包括楊兵和張小蘭。若是化妝夜行的身份被人發現并泄露出去,那就會惹來無窮盡的大麻煩。因此,當吳建軍這個醉酒人將大部分細節猜對之后,侯滄海手臂和后背上的汗毛全部豎了起來。

侯滄海假裝風清云淡,道:“我和詹軍就是工作上的矛盾。我離開黑河鎮,與他的關系便結束了。到秦陽捉他回來,那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由于沒有拿到省代,吳建軍心里極不舒服,見侯滄海否認此事,有意與其抬杠,道:“我聽說侯子收購面條廠受到詹軍阻擾,斷人錢財就是謀財害命,所以你就派了兩個人跟蹤詹軍,將其捉拿回江州。你和老周熟悉,知道他在辦這個案子,捉到詹軍后,你才能直接打電話給老周。絕對是你把詹軍弄回來的,如果不是,我手掌心煎蛋給大家吃。”

吳建軍本意是抬杠,將所有能想到的事情全部聯系起來“胡扯”。

周水平掌握更多細節,將細節與吳建軍“胡扯”之事互相印證,驚訝地發現居然完全能夠說得通,道:“賤貨喝了酒,邏輯能力強了許多。我現在也覺得是侯滄海下的手。”

吳建軍興奮地調侃道:“肯定是侯子。他今非昔比,手下七八百人,兵強馬壯。只有侯子才有能力和動機致詹軍于死地。說不定,詹軍在看守所自殺也是侯子下的手。侯子就是江州黑老大。”

周水平聽吳建軍越說越走火,打斷道:“賤貨,這個玩笑開得大了,傳出去要給侯子惹禍。殺人這些事,不要胡亂開玩笑。”

侯滄海表面上笑嬉嬉的,眼底已經有了寒光。他和吳建軍是開襠褲朋友,這一次拒絕讓其成為滄蘭萬金省代,雖然事出有因,可是畢竟是老友,內心深處還是覺得有所欠意,準備以后房地產起來以后,可以讓吳建軍做輔材生意。輔材看起來不起眼,量大,也很賺錢。以前圍繞著江南地產就有一批材料供應商,做了幾個工程以后,都開起了豪車。

此時此刻,吳建軍一陣胡言亂語,恰好完全說中了所有事實,這觸及了侯滄海最隱秘之底線。他立刻決定,以后無論什么生意都不與吳建軍合作,要與他疏遠。

三分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