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沒有辦法,每到過年過節,上訪戶都蠢蠢欲動,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侯滄海挽著女友胳膊,小心翼翼地解釋道。

“我們到外面走走,吃過午飯再回家。”十月二日參觀過莎莎妹的大房子以后,熊小梅總覺得那幢老樓有一種異常的氣氛,大家見面談論最多的是莎莎妹,談論時,夾雜著鄙視和羨慕。鄙視從某種程序上來說也是一種羨慕。因此,她不是太愿意回到那幢老樓。

這正是侯滄海求之不得的事情,道:“好啊,你想吃什么,我最近在省紀委發了一篇稿費,這是省級稿件,單位發了整整六百塊錢的獎金,這是異外之財,可以請你吃一頓大餐。”

若沒有莎莎妹的大房子作為對比,六百塊錢獎金算是一筆小財,有了對比,這筆小財黯然失色。熊小梅道:“我們現在要存錢,六百塊錢獎金,你交我四百塊,作為我們以后創業基金存起來,你留下兩百塊錢,做為辛苦工作的獎勵。”

侯滄海馬上取了五百塊錢交給熊小梅,道:“我留一百作為犒勞就行了,今天中午就吃這一百塊錢。”

熊小梅將頭靠在男友肩膀上,道:“我們還差四千塊錢就存滿一萬,如果不買手機,我們都接近破萬了。這兩個月,你至少要完成五篇稿子,而且要是省級的。”

侯滄海叫苦道:“這個要求太高了吧,省級單位的簡報要求很高,我們一個小小的黑河鎮,哪里有這么多信息值得省級簡報刊發。”

由于決定不回家吃飯,兩人都挺輕松,在街上轉了一圈后,找了一家小面館,各自吃了二兩面條。吃過面條,又看了一場電影,到了下午四點多鐘,這才回到家里。自從老康跳樓自殺以后,侯滄海就能住進熊家,但是熊家氣氛始終不太友好,只要踏進了熊家就如得小心翼翼,反而不如在外面那么快活。

為了與熊小梅的愛情,侯滄海愿意忍受這般折磨。

提著些水果走進了熊家。熊恒遠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隨手用石臼來舂海椒面。海椒面提前在鍋里炒過,里面沒有水分,在石臼里散發著海椒特有的香氣。

侯滄海進屋就打了兩個噴嚏。

楊中芳將一張報紙拿了過來,道:“秦陽市招商局要招考干部,你過來考。”

秦陽市招商局是新組建的一個正處級單位,面向全省招人,其中要招一名辦公室工作人員。侯滄海從學歷到工作經驗都完全達到了辦公室工作人員的各項要求。讀了兩遍后,他放下報紙,道:“那我就馬上準備參加考試。”

考試時間是十月十五日,報到時間截止在十日,時間非常緊迫了。為了顯示自己想要參加考試的決心,侯滄海立刻返回江州,到單位蓋章。

單位公章就由侯滄海管理,原本可以直接蓋章,到了上班再報告。侯滄海略有躊躇,最后還是決定先匯報,不隱瞞。

楊定和看完登有招人計劃的報紙,道:“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我支持你去考。考得上就走,考不上就繼續回來工作。”

“如果考上了,也不知道那邊領導是怎么回事,要想再遇上和楊書記一樣好的領導,恐怕很難了。”?侯滄海這句話是真心話,如果沒有楊定和在參加工作后一路扶持,他也不能在短短時間內成為黑河鎮黨政辦主任和紀委副書記。

楊定和知道侯滄海的心情,道:“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說不定那一天,我就被調走了。我們每個干部都是一塊磚,上級想把往哪里搬就往哪里搬。張強書記如此,說不定到時我一紙調令,就滾出黑河鎮了。”

自從李永強到來以后,楊定和就預感到自己在黑河的位置坐不穩了,既然自己位置有可能不穩,也就沒有必要將侯滄海強留在黑河。

第四十一章 愛情攻勢

得到領導首肯以后,侯滄海請了幾天假,前往秦陽,參加了秦陽市招商局的公招考試。熊家對這次考試相當重視,收拾了原本空著的熊小琴房間,讓侯滄海搬進去住,以便專心復雜。對于侯滄海來說,這是改變命運的一次機會,如果成功,不僅能夠與女友團聚,而且能從鎮政府直接跨到市級機關。

十五號,侯滄海前往考場。

十月二十五號,筆試成績公布,侯滄海筆試成績第一,進入三選一面試。

得知這個成績,熊家人挺高興,熊恒遠特意買了肥腸,在家里紅燒。

侯滄海對面試心有忐忑。江陽區每個月有一個辦公室主任聯席會,會后大家聚餐,聚餐就得喝酒。喝酒多了,難免講些走火的話。走火的話往往有些真話,侯滄海在真說中得知了各單位在面試時的一些小貓膩。

在各單位招人時,筆試公平,面試則有相當大的臨活性,也就是說面試主考官決定著考生命運。這次招商局面試是三招一,如果三人中有一人能把關系走到主考官處,那么按照規則,有關系的人必將獲勝。

此時,侯滄海希望能夠有特別的運氣,三人都沒有關系,面試也靠硬功夫。

面試結束后,熊家三口天天關注考試結果,甚至比侯滄海本人更關心。

希望是美好的,結局是尷尬的,好運氣沒有降臨在侯滄海頭上,面試沒有成功。

拿到結果后,熊家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等到灰頭土臉的侯滄海返回江陽,熊恒遠將熊小琴房間的屬于侯滄海的用具搬了出來,放在客廳里。

“我姐平時不回來住,就讓侯滄海住我姐的房子,他住在客廳,大家都不方便。”熊小梅氣憤地道。

“你姐還要睡呢。”?熊恒遠又低聲道:“平時吹牛,結果上了正場合又考不上。”

熊小梅辯解道:“侯滄海筆試第一名,面試百分之一百有貓膩,不怪他。”

熊恒遠每次想起二妹兩地分居的狀態就覺得無法忍受,一股無名火呼呼地往上升,道:“二妹,你為什么這么不聽話,非要找一個江州人。我就不相信自由戀愛,以前我和你媽結婚前就見過兩次,結婚以后還不是過得好好的。你讀了大學,還沒有莎莎妹懂事。”

不管莎莎妹是不是住大房子,從本質上來說,她就是一個小三。熊小梅辛苦考了大學,認認真真生活,結果在爸爸眼里居然還不如一個小三,這讓她感到十分委屈,又很生氣,脫口道:“我不知道你們怎么想的,難道錢就這么重要?”

熊恒遠道:“我以前也沒有覺得錢重要,結果證明錢確實重要,你康叔為什么跳樓,還是被錢逼到這個地步。侯滄海在江州農村工作,沒有前途,找不到錢。你沒腦子,才想到要嫁給他。”

熊小梅沒有想到年輕時正義凜然、豪爽大方的父親在遭遇中年危機后會變成一個目光短淺的人,覺得無比悲涼,轉身回屋。

客廳里坐在屋角剝蒜的熊恒遠也在生氣,二妹讀大學把人讀傻了,明明可以在秦陽找一個條件很好的,卻非要守著一個江州的農村干部。如今大女兒已經遠走高飛,他真不希望小女兒也離開秦陽。

楊中芳推開房門后,道:“二妹在哪里?”

熊恒遠生氣地道:“躲在屋里,一點家務事都不做。”

楊中芳將丈夫拉到了里屋,道:“剛才潘國英找我,說是上次莎莎妹辦酒的時候,有一個香港老板也在喝酒,是莎莎妹老公的同事,他看上了我家二妹,想牽線搭橋。”

熊恒遠斷然道:“嫁到香港,不得行。不能讓二妹走這么遠。”

“不用到香港,就在秦陽這邊。他愿意在秦陽買房子,在這邊結婚。”?楊中芳望著丈夫鐵青的臉,自言自語道:“那人三十五歲,年齡稍大了一些。我看了相片,長得還算精神,不顯老相。他在香港工作,每個月有十萬人民幣收入。”

十萬人民幣是一個龐大數字,特別是對比自己在家待崗的二百多元工資,確實是小草和大樹的區別。熊恒遠滿嘴苦澀,半天不說話。

楊中芳與丈夫同樣是生長在紅旗下的一代人,面臨著同樣的道德困境。她和丈夫面面相覷了好半天,才道:“老潘讓我們兩家一起吃飯,去不去?到時那個人要來。我們順其自然吧,如果二妹和那個人對眼,那就是最好不過,不對眼,就順其自然。”

熊恒遠用手搓了搓滿是皺紋的臉面,遲疑地道:“那就吃頓飯,順其自然。”

這幢樓住的都是老鄰居,互相請吃飯是常事,熊小梅也不疑有其他事情,和父親和母親一起到了新開火鍋館。熊恒遠穿上那件參加大女兒婚事時置辦的中山裝,皮鞋刷了油。熊小梅早就習慣了父親穿著舊工作服的樣子,看著他穿起好衣服,道:“難得啊,老爸穿得這么整齊。”楊中芳道:“莎莎妹叫吃飯,肯定是在好餐館,我們不能丟臉。”

新餐館裝修得很現代,各種設施亮得讓熊恒遠和楊中芳怯手怯腳。

除了莎莎妹一家人以外,還有一個長得清瘦的中年人。中年人五官還算端正,就是稍有些黑,又瘦,臉皮還有些坑坑洼洼。

莎莎妹特意向熊小梅介紹道:“這位是孫哥,孫俊春。”

孫俊春取出名片,每個人都遞上一張。熊恒遠很少接到名片,拿到這張燙金名片以后,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見女兒將名片放在包里,也就將名片放在上衣口袋里。

飯局開始時,熊小梅很快就覺得不對味。坐在身邊的孫俊春不停地介紹自己的生意,還殷勤夾菜。除了侯滄海以外,熊小梅無法接受其他人給自己夾菜,想起筷子上沾著口水,禁不住一陣惡心。她放心筷子,望著孫俊春,道:“請不要給我夾菜。”

她說這句話時,恰好處于眾人說話的間隙期。所有人都清清楚楚地聽到這句話。孫俊春也不惱,解釋道:“我是用的公筷。”

熊小梅又道:“就算有公筷,也不用給我夾菜,我不習慣。”

楊中芳剛準備打圓場,潘國英在桌上用腿踢了他,不停眨眼示意。

熊小梅注意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這才意識到聲音有點大,她突然明白了今天這頓飯的真實意義,不禁對所有人都惱怒起來。所有人明明都知道自己正在熱戀,卻依然演出這一出戲。眼前這個叫孫俊春的男人和莎莎妹男人年齡接近,肯定是在某處有妻子,但是在曾經滿是國營大廠的秦陽可以正大光明找小三,父母居然默許此事。

最后一點讓熊小梅心中無限酸楚,眼淚水差點就奪眶而出。她輕輕擱下筷子,對著所有人說了一句:“我身體不舒服,先回去了。”

她在眾人注視下走到了屋外。

莎莎妹快步跟了出來,叫了一聲:“小梅姐。”

熊小梅停下腳步,道:“莎莎妹,你回去吧。”

莎莎妹走到身邊,道:“你生氣了?我其實不愿意安排這頓飯,可是孫俊春一直在請求,他這人條件不錯,離婚兩年了,有一個女兒。”說到這里,她苦笑一下,道:“小梅姐,你還相信愛情嗎?我以前相信,后來進廠當了女工,每天工作十二個小時以上,整整干了兩年,從此我不相信愛情。嫁漢嫁漢,穿衣吃飯,其他不用想這么多。”

熊小梅道:“莎莎妹,我有男朋友,談婚論嫁了。”

莎莎妹道:“那就算了,我給孫俊春講清楚。”

莎莎妹本人沒有預料到孫俊春的執著。孫俊春得知熊小梅明確態度后,不以為然,繼續發動強大攻勢。

第一波攻勢就發動于吃飯后的第二天。

熊小梅剛剛從教室出來,走回辦公室,剛進門就發現老師們望著自己的目光不對。熊小梅低頭打量自己,沒有異常之處。她隨即發現異常之處在何處,原來自己桌前有一大束玫瑰。玫瑰雖然沒有九百九十九朵那么夸張,也有很大一束,好幾十朵是有的。這些玫瑰紅得耀眼,散發著香味,與堆滿了教材和課本的老師辦公室嚴重不協調。

在玫瑰上掛著小紙條,紙條上寫著一句肉麻情話,落款是孫俊春。

孫俊春這種行為表面上看起來浪漫,實則是變相的死纏爛打,這引起了熊小梅強烈反感。她將玫瑰花扔進垃圾桶,假裝鎮定地看書。下班后,她給莎莎妹打了電話,道:“莎莎妹,你讓孫俊春不要再送花了,我有男朋友,早就同居了。”

莎莎妹驚訝地道:“啊,有這事嗎?我昨天就將你的態度告訴了孫俊春,他表示理解。看來,他確實是看上你了。你以后別理他,他碰幾次壁,自然就會放棄。”

下班以后,熊小梅預料到孫俊春會在大門口等著自己,特別走了西邊側門。她走出校園,繞小道離開時,特別是從小道口看了看學校大門口。

大門口停著一輛寶馬,孫俊春站在寶馬車旁,望著陸續走出的師生。熊小梅從小道離開了學校,一路往家里走時,總是在想:“如果站在寶馬車前的人是侯滄海就太棒了。”

令莎莎妹和熊小梅都有些驚訝的是孫俊春的極佳耐心,接連好幾天,孫俊春都堅持給辦公室送花和在學校門前守候,還到家中拜訪。他的態度誠懇,言行舉止彬彬有禮,就算被熊小梅責罵也能做到唾面自干。

如何對待此人,讓熊小梅傷透了腦筋。

她曾經單獨與孫俊春作過一次交流。

“請你不要再來了,我有男朋友,早就同居了。你這樣無休無止是騷擾。”熊小梅為了制止孫俊春的行為,話說得很直截了當。

孫俊春道:“追求一個人是天賦人權。我會改正我的方式,盡量不影響你的生活。小梅,我是真心對你的。那天在滿歲酒宴上,我對你一見鐘情。”

熊小梅冷笑道:“不要說得這么好聽,你就是想找小三。我明確告訴你,你找錯人了。”

“你誤解了,請看一張相片。”?孫俊春拿出錢包,取出來一張陳舊的黑白相片,孫俊春和另一個女子站在一輛小貨車前。孫俊春還很年輕,光著膀子,黑黑的,笑得很開心。另一個女子也就二十出頭,穿了一條花裙子,頭上燙著小卷。

“這是我和前妻的相片。我不是正宗香港人,在六十年代隨父母逃到香港的。前妻跟著我吃了不少苦頭。后來生活好了,她得病走了,沒有享福。”

熊小梅被這個女人吸引住了,目光透著被相片凝固的時光,與另一個女人對視。她驚訝地發現,相片中人與姐姐居然有幾分相似。過了良久,她道:“這是你的妻子嗎?”

孫俊春臉上帶著淡淡的傷感,道:“你也看出來了嗎?她和你長得很像。相片沒有表情,真人更像,特別是笑起來,簡直一模一樣,我看見你第一眼就被嚇住了。”

熊小梅將相片還給孫俊春,道:“你對妻子的感情讓我很感動,但是,我不想當一個替代品。而且,我有了心愛的人了。”

孫俊春道:“能給我一個機會嗎?”

熊小梅搖頭道:“你沒有機會。”

孫俊春道:“我希望能有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

熊小梅原本想將此事告訴侯滄海,由男友出面將孫俊春逼退。這次談話以后,熊小梅改了主意,依著侯滄海的臭脾氣,肯定會動拳腳。她不希望侯滄海毆打孫俊春,原因很簡單,不是喜歡孫俊春,而是孫俊春一直帶著逝去老婆的相片。從這一點來說,他不是壞人。

十一月,孫俊春要處理生意上的事情,急匆匆返回香港。在機場,他給熊小梅發了一條短信:“暫回香港,打理生意。我一定會回來的。”

相較于以前由親朋好友介紹的相親對象,孫俊春從各方面都還算不錯。這給熊小梅以某種壓力,等到孫俊春回香港以后,她總算松了一口氣。

熊小梅給侯滄海打了一個電話,第一句話就道:“我想辭職。”

侯滄海道:“商院在寒假就要研究人事,這一次把握很大。而且就算要辭職,也應該是你有固定工作,我辭職去商海打拼。男主外,女主內,這是傳統,有道理的。”

熊小梅道:“我想你了,真的很想。”

第四十二章 熊小梅辭職

新任區委書記上任以來,一直沒有調整干部。到了十二月,開始有所動作。

當楊定和說有好事時,侯滄海壓抑著內心狂跳,道:“楊書記,什么好事?”

楊定和指了指房門。侯滄海明白這是什么意思,趕緊將房門關上。

楊定和端著茶慢慢地喝了一會,道:“李永強來到江陽以后,一直對黑河鎮另眼相看,不是高看一眼,是另眼相看。最近幾件事情弄得我們很憋氣,你是親歷者,我就不多說了。李永強和我沒有舊仇新恨,黑河鎮各項工作又走到前頭,之所以出現這種局面,是由于鮑大有。鮑大有是笑面虎啊,以前我低估了他。”

侯滄海胸中涌起一股義憤,道:“就是那件工程導致的吧?”

楊定和抬起手,道:“這事不說也罷,不得罪鮑大有,就要得罪其他人。我是五十歲的人了,按照江陽規矩,退居二線也就在這幾年,無所謂了。你還年輕,得為自己前途多考慮。我靠著老面子,這幾天分別和紀委段書記和組織部林部長見過面,匯報了我們班子情況,談明晨馬上要調到監察局當副局長,空出一個紀委書記位置,你原本就是紀委副書記,段書記了解你,所以他原則上同意你來接老談的位置。林部長同意把你納入考察名單。我剛才接到組織部老江電話,他們在下星期來考察你,今天要發布考察預告。”

侯滄海如被一道熱流擊中,道:“考察我一個人?”

楊定和道:“區委統一考察,黑河鎮只有一個名額。你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前一階段黑河鎮進行過民主推薦,辦公室主任侯滄海和財務科科長馮諾都是推薦對象,但是這一次只考察自己,也就意味著馮諾失去了這一次提拔機會。侯紅星恭敬地點了點頭,道:“我明白。”

楊定和道:“考察組在星期三或星期四到黑河,這幾天你要留點神,和同志們做適當交流。另外考察名單你要有所思考,一級班子肯定要全部參加談話,二級班子部分談,普通干部職工選幾個代表談。你和周苗商量一下,做一個工作方案。”

周苗是組織干事,李永江的嫡系之一,與侯滄海關系挺不錯。

“這一次考察很關鍵,如果能上去,你就正式進入江陽區中層領導班子行列。我唯一擔心的是鮑大有,他畢竟是副書記,有相當大的發言權。”楊定和語調低沉,道:“現在至少林部長和段書記點了頭,還有一線機會,可以全力爭取。”

楊定和是資深的黨委書記,與區委領導有著千絲萬縷聯系。他已經從區委書記李永強對黑河的態度預感到自己的命運,于是全力以赴將愛將侯滄海推薦給關系密切的組織部長和紀委書記。這一次推薦對侯滄海很重要,對他同樣重要。

參加工作時間短短二年就有可能爬到鎮紀委書記的位置,侯滄海感到自己的苦心沒有白費。當上鎮紀委書記,位置提高,調動熊小梅的能力將大大提高。離開楊定和辦公室時,他認真地給胖胖的老書記鞠了一個躬。

他回到自己辦公室時,狠狠地朝空中揮舞了幾下拳頭。雖然說高中階段由于酷愛象棋導致只考上了二流大學,但是在黑河鎮努力工作部分彌補了失去的機會,他極有可能成為黑河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鎮領導。

干部名冊里的每個名字在紙上是僵硬的,在侯滄海腦中卻是生動形象的,他依次將每個人在腦中分析了一遍,制定了對自己最有利的談話名單。名單排列完成后,他腦中又浮現出岳父那張緊繃著的冷臉,心道:“當初我和小梅交往時,他們都在反對。現在我成為江陽最年輕的鎮紀委書記,事實證明他們錯了,小梅跟著我不會受苦。”

為了確保考察萬無一失,楊定和有意識地安排了一次中層干部座談會,座談會后聚餐。在這次聚餐中,侯滄海拿出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拼命三郎精神,依次與所有參加聚會的同志碰酒,大醉。

星期三,區委組織處干部科老江帶領考察小組來到市商校,按照程序進行了個別談話、發放民主測評表等考察工作。

考察之后,財務科科長江諾等關系較好的同志已經與侯滄海開起了玩笑,將“侯主任”變成了“侯書記”,雖然侯滄海總是不厭其煩地糾正這種叫法,心里卻是樂滋滋的,無人之時總會憧憬自己美好的前程以及即將團圓的溫馨夫妻生活。

按照《山南省干部任用條例》規定,考察此后還有三步工作:第一步是考察組要綜合分析考察情況,同黑河主要領導交換意見;第二步是考察組根據考察情況,研究提出相關單位領導班子調整的初步方案,向區委組織部匯報,經區委組織部集體研究提出任用建議方案,向區委報告;第三步是區委常委會集體研究任命。

根據楊定和掌握的情況,第一步和第二步順利完成,各方面反饋的情況非常好。

侯滄海表面上很淡定,實則內心頗為焦慮,天天都在盼望結果盡快出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了2001年,區委常委會在這一個多月時間一直沒有開會研究人事。

寒流呼嘯著越過秦嶺,橫掃大江兩岸。

黃昏時分,街道沒有了行人,街邊房屋亮起了燈光,傳出電視聲和說話聲,飄出飯菜香味。城外,零星燈光被寒冷鎮壓得如鬼火一般,孤獨而冷寒。

從江州前往秦陽的崎嶇山道上,一輛老舊客車在黑夜中盤山而行,車上旅客沒有人睡覺,也沒從有人說話,氣氛沉悶到極點。

掛在前面的電視機放映去年一部很有名的影片。影片名為《花樣年華》,一個漂亮女演員在劇中換了很多款式的旗袍。侯滄海在客車上多次看過這部電影,導致沒有任何興趣。他坐在駕駛員后邊的位置,面無表情地看著被車燈照亮的公路。

從大學畢業到現在,只要周末明確不加班,他總會在星期五坐上這一趟從江州前往秦陽的晚班車。無數趟下來,公路在何處轉彎,何處有住房,甚至客車何時何處必然要顛簸,他都了然于胸。

“要顛了。”侯滄海在心里默默地念著。

“哎喲。”后排傳來一聲叫,一位乘客被顛到半空中,頭碰到了客車頂部,痛得大叫起來。

司機早就習慣了旅客被撞頭,依然沉默開車,沒有減速,沒有問候。

在顛簸中,侯滄海瞇著眼,進入打發無聊旅程的白日夢模式。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夢,在平庸的現實生活中,英雄夢總是難以實現。

侯滄海生長在世安廠,從小聽著英雄故事長大,心中有一顆熊熊燃燒的英雄夢。這個夢在現實生活中曲曲折折地演化成為白日英雄夢。他經常用這個白日英雄夢,來對抗生活中的不如意。白日英雄夢的主角,有時是高喊著“中國人是骨氣的”、“向我開炮”的戰士,更多時候固定為《三國演義》中的白袍小將常山趙子龍。只不過,這個趙子龍化名為侯滄海。

今天,侯滄海在無聊的長途旅行中又將自己幻想成了常山趙子龍,正在挺槍躍馬大戰長坂坡:

時秋末冬初,涼風透骨;黃昏將近,哭聲遍野。至四更時分,只聽得西北喊聲震地而來,侯滄海身上白袍變成紅色,亮銀槍鋒利槍尖上散發著濃重血腥之氣。他與曹軍廝殺,往來沖突,殺至天明,找不到劉備以及其家人,急得五臟欲焚。

侯滄海帶著三十多位忠心部屬殺透敵陣以后,聽到一陣老百姓震天動地的哭聲。

這一群百姓中箭著槍、拋男棄女。侯滄海用冷峻的目光四處尋找,見到劉備親隨簡雍狼狽地爬在草中,提馬上前問道:“曾見兩位主母否?”

簡雍看見了侯滄海,眼淚鼻涕同時流了出來,道:“滄海,你終于到了。”

正在這時,侯滄海感覺胯下戰馬長嘶起來。

正在沉浸在想象中,侯滄海掛在腰間的手機振動起來,是女友熊小梅打來的電話。為了通話方便,前些日子,熊小梅也買了一部諾基亞3310,給侯滄海買這部手機時,花了1400多元,這次給自己買相同牌子手機,只花了六百多元。一方面她為撿到便宜高興,另一方面心疼花了一千多元買了相同手機。

“車開到哪里了?”熊小梅第一句話總會如此問。

“正在下山,危險段已經過了,一路平安,別擔心。”此時客車正在經過最危險的路段,侯滄海為了安慰女友,說了個謊話。

照例問過平安以后,熊小梅語調便有些異樣,聲音嘶啞地道:“我辭職了。”

侯滄海大吃一驚,將手機緊壓在耳朵上,道:“說什么?我沒有聽清。你辭職了,是想辭職,還是已經辭了?”

“我已經拿到教育局批復,從此是自由人了。”?熊小梅聲音里有淡淡的調侃和憂傷。

侯滄海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看了看車上睡覺的旅客,壓低聲音道:“你要辭職,至少要同我商量,調商院很有希望,李院答應在春節后考慮你的調動。”

“已經沒有必要了。”

“小梅,你應該和我商量。陳文軍的女朋友黃英是市委黃書記的女兒,我和她見過兩次,她人還不錯,也愿意幫忙。而且,這一次調到商院把握很大。”侯滄海對女友突然辭職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忍不住啰嗦兩句。

在電話另一端,熊小梅的怒火突然間就涌了上來,不可抑制,道:“我受不了兩地分居了,女人的青春能拖得起幾年?我要和你生活在一起,不等了。現在我每天睡在床上,就會想起康叔跳樓時的情景,失眠很久了。我想出來做生意,賺錢,讓我們生活有保障。我想過有錢人的生活。”

“算了,不說這個問題了。”侯滄海最近一直在與商院院長李永江聯系,雙方關系正在迅速拉近,沒有想到女友未經商量就突然辭職。他有些懊惱,又道:“你爸媽知道嗎?”

“瞞是瞞不住的,你回來再說。”

侯滄海想著岳父母不冷不熱的態度,只覺一塊大石頭堵在胸中,道:“春節要到了,你在這個時候辭職,家里肯定會鬧得雞飛狗跳。”

熊小梅道:“現在是什么年代了,辭職下海的人多得很。教書一個月就是六七百塊錢,你的工資也不高,憑工資我們永遠買不起房子和車子,日子永遠緊巴巴的。”說到這話時,她腦中閃出了那一套大房子,還有那輛寶馬。

教育局批復已經下來,木已成舟,侯滄海只得接受這個結果,道:“我建議最好放在春節以后說辭職的事,免得大家不愉快。”

“沒有必要隱瞞了,而且隱瞞不住。我已經把批復交給了爸媽。星期天和你一起回江州,然后做生意,賺大錢。只要我們活得好,爸媽就沒有意見。”

“好吧,我們回去從長計議。”侯滄海感到肩膀上有沉重的壓力。作為象棋高手,他做事喜歡謀篇布局,在原計劃中,等到熊小梅調入商院,下一步才依據實際情況考慮自己何去何從,如果官場順利就當官,不順利就出來做生意。女友的行動讓所有計劃全部落空。

鄰座是一位正歪著頭睡覺的中年人,腦袋偏在侯滄海肩上。他微微張著嘴,一絲口水拖得老長。這一段時間,侯滄海在車上遇到過無數被生活折磨得沒有了活力的中年人,看到這些疲憊的中年人,他感覺自己也正在一點一點變老,臉皮發皺,肌肉松馳。

侯滄海用力捶了自己大腿。

第四十三章 響亮耳光

侯滄海壓低了聲音,叮囑道:“你爸脾氣暴,你千萬要克制,別和他吵架。”

“我已經被罵得狗血噴頭了,除了斷絕關系的話沒有說出口,其他難聽的話我爸都說了。如果到了家里,爸媽對你說了難聽的話,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要多多諒解。”

侯滄海腦海中浮現了熊恒武青筯迸跳的表情,知道這一次來秦陽必然會變成一場“戰爭”,他嘆了口氣,道:“你真的愿意辭職到江州發展,以后會不會后悔?”

熊小梅在電話里略有遲疑,道:“做都做了,后悔有什么用。”

侯滄海道:“我很無能。”

三分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