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約之失》

廳里人太多了,廳長們不一定認得全。朱廳長倒是不管工作怎么忙,每隔一段,總要抽時間到各處看看同志們。今天朱廳長來到舒云飛辦公室的時候,他正在接電話。處里的同志個個笑吟吟的,緊緊隨在朱廳長的身后。向處長介紹說,這是舒云飛同志。舒云飛電話沒接完,就笑著搖搖手,算是打招呼。朱廳長便嗯嗯,點點頭。向處長馬上又介紹坐在舒云飛對面的小劉。小劉便雙手握著朱廳長的手,用力搖著,說朱廳長好。朱廳長道,好好,好好。小劉不錯,小劉不錯。這時,舒云飛接完電話了,也站起來,望著朱廳長笑。朱廳長卻將身子背過去,興致勃勃地同大家說話。同事們就在門口圍成一個半圓,望著朱廳長。大家一直都愉快地微笑著。朱廳長個子不高,大家便都躬著腰。辦公室本來就小,多了幾個人,就顯得特別擁擠了。但小劉還是側著身子擠到了半圓的一端,就只剩舒云飛一個人站在朱廳長的身后,望著這位領導光光的禿頭。舒云飛笑了一會兒也就不笑了。一個人傻笑什么呢?朱廳長根本就不看你笑得怎么樣。這時,朱廳長揚揚手,說同志們忙吧。半圓的中間馬上開了一個缺口,往兩邊門成一條夾道。朱廳長揮著手,從夾道中間昂首而去。大家跟著走了幾步,便站在走廊目送朱廳長上二樓。舒云飛望著那光光的后腦,心頭有些發虛,似乎那里長著一雙眼睛,正意味深長地望著他。朱廳長在樓梯口一消失,同事們馬上低頭往各自辦公室走。舒云飛剛才只是站在自己辦公室門口,這會兒一轉身就回到辦公桌前坐下了。小劉很快也回來了,坐下來埋頭寫著什么。兩人都不說話。過了好一會兒,小劉說,朱廳長這人很關心干部哩。舒云飛馬上說,是的是的。說了兩聲是的好像還覺得不夠,又說,朱廳長平易近人,同干部打成一片。他不能讓小劉覺得他對朱廳長的敬佩有一絲勉強。小劉這會兒情緒極佳,想必是剛才受到朱廳長表揚的緣故。
盡管現在領導表揚人很隨意,但舒云飛連這種表揚也從來沒有得到過。前任廳長對他的看法就不怎么樣,所以同他一塊兒進機關的老向已從科長、副處長當到處長了,他還是一般干部。當他終于明白這一道理的時候,就開始注意處理同領導的關系,卻總是找不到感覺。廳長們同下面干部的接觸并不多,可他們似乎是一個個幽靈,總是彌漫在你的頭頂。他們的一個臉色、一個眼神,都會叫你費盡琢磨。你值不值得再在這里干下去,就看你理解廳長們表情的能力了。前年朱廳長新來時,他想徹底改變自己在領導心目中的看法,可是他的努力都沒有什么效果。朱廳長隔一段就來處里同大家握一回手,可每次還是得由向處長陪同著-一介紹。朱廳長對別人好像都有印象,只是同他舒云飛總像是初次見面。今天他的表現就不佳。朱廳長一來,你就是忙著天大的事,也得停下來,可他卻繼續打電話。當時他也想到不放電話不太好,但就是沒有放下來。其實他只要說聲對不起,請你過會兒打來好嗎?問題就沒了。可他當時就是轉不過彎來。
臨下班了,向處長也沒事,到各辦公室走一圈。舒云飛見向處長在門口,就招呼一聲。可向處長不作聲,面無表情地掃了里面一眼。小劉說,向處長還不回去?向處長說回去回去,就掉頭走了。
晚飯后,舒云飛一抹嘴巴,就靠在沙發上抽煙。他想向處長對他一直不太在乎,這多半是因為朱廳長對他不以為然。香煙檔次不高,散發著一股刺鼻的臭味兒。老婆曉晴一邊收拾碗筷,一邊嚷著煙鬼,不抽就要死人?他心里正有氣,又聽曉晴在嚷,情緒越發壞了。你老嚷什么?我這煙還是你引向邪路的呀!不抽你說不像男子漢,抽了你又天天嚷!曉晴也不管男人高興不高興,又說,光叼支煙就是男子漢了?有幾個像樣的男子漢抽這種煙?
曉晴這話太傷人了。舒云飛剛要發作,兒子源源在衛生間洗漱完走出來。他便忍住了,叫源源做功課去。源源應了聲,就進了自己房間。曉晴也早進廚房去了。
舒云飛想想,發火也沒意思,就多吸了一支煙。他知道曉晴是個好女人。最初他是不抽煙的,但曉晴見別人敬煙他老是推讓,那樣子很難看,就說,今后別人敬煙,你就接了做做樣子吧。這樣他就開始逢場作戲地抽煙。后來日子久了,就上癮了。不過像他這個級別的干部,晚上除了收水電費的,一般沒人上門,他抽的煙就只能是兩三塊錢一包的大眾牌香煙。在這種大機關,這是很沒面子的事。所以他從來不給別人敬煙,也從來不拿出煙盒,總是將手伸進衣兜里慢慢掏出煙來。要是有人在場,就盡量若無其事地將掏煙的動作做得從容一點。
男人抽煙,女人嚷嚷,也是人之常情。得忍且忍吧。一支煙過后,心頭也平靜多了。
曉晴忙完;又沒事似的坐下來看電視了。最近正播一部室內連續劇,一家老小成天坐在那里插科打諢傻笑。曉晴最喜歡看了。舒云飛看電視沒什么偏好,看也罷不看也罷,反正是陪曉晴坐著。要么腦子里雜亂無章地想著一些事兒,要么翻翻書。他想現在中國的老百姓真幸福。沒有戰爭,沒有革命,也沒有上帝,沒有真主。經常可以看看這樣一些挺好玩的電視劇,樂得哈哈直笑,然后安安穩穩睡一覺,明天該干什么還干什么。
他看不下這個電視劇,就拿本書來翻,是本《論語》。這本書他讀過多次了,就是讀不厭。每有感悟,就嘆息不止。這會兒讀到一句“邦有道危行危言,邦無道危行言孫”,不禁拍了一下大腿。曉晴見男人這樣子,就說,你怎么一讀《論語》就中了邪似的?不等他開腔,聽見有人敲門了。
門一開,嘻嘻哈哈就進來兩個男人。原來是舒云飛的老同學馬明高和龍子云。龍子云在一中當老師,教語文的,業余寫點東西,朋友們都當他是作家。馬明高在五金公司當會計。舒云飛最要好的同學就算是龍馬二人了,他倆隔一段就來這里吹一回牛。
源源聽見家里來了客人,就出來喊了叔叔,馬上又回房做作業去了。龍馬二人直夸這孩子好教養,學習又刻苦。曉晴說,不刻苦行嗎?到時候上不了你們一中,我們無錢無勢,不是他自己吃苦?舒云飛明白曉晴話里的意思,但不想當著客人的面同她爭。不過現在小孩的學習也的確放松不得。去年小學畢業升一中的,離錄取線差一分要繳九千元,今年只怕還要漲價。舒云飛的兒子同他們向處長的女兒同班,平時考試,他們源源總要高幾分。向處長說過老舒的小鬼成績不錯。只說過一次。舒云飛卻謙虛說,我們源源是讀死書,沒出息的。不像你那小家伙,那么聰明,那么活潑。
龍子云接過舒云飛遞上的煙,點上吸了一口,就瞇起眼睛看了牌子,說,舒云飛你什么時候當處長?還是抽這種煙?
馬明高含蓄些,只是笑笑。
舒云飛望著龍子云說,你是檻外人,怎么也總是關心官場上的事?我真的當了處長,說不定架子也大了,你也不好隨便找我玩了。龍子云忍不住嘖嘴一笑,嗆得滿臉通紅,咳了半天,才說,你敢,我量你不敢。我哪是關心官場?官場管我屁事!我是看你怎么總是發達不了。
馬明高擺擺手說,我們三個人,雖說沒有正式拜把子,但也算得上桃園三結義了。當不當官,那是另一回事。
曉晴這會兒端過茶來,風涼道:我家舒云飛一定會大器晚成的,姜太公八十歲還遇文王哩。
兩位老同學知道曉晴開朗,又是在開玩笑,就一齊笑了。只有舒云飛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在玩笑,舒云飛不好冷場,便索性自嘲起來。他說,從馬王堆出土的《道德經》上看,大器晚成應該是大器免成。這樣更符合老子的思想,所謂大象無形,大道不顯嘛。這同孔子的學說好像也相通,子日君子不器。那么我舒某人這一輩子無所作為就是功成名就了。無為即有為嘛。
龍子云笑道,你是越來越夫子氣了。
他們同學三人在一起是很隨便的。可是不管起初聊什么話題,聊著聊著就聊到各人的境況來了。口氣當然是玩笑似的。舒云飛要當處長了吧?龍子云下個學期該當校長了吧?馬明高什么時候當經理?曉晴本來也是很想得開的一個人,并不太在乎男人當個什么官。今天只是一時性起,心里有了氣。平時,不管他們三個老同學聊什么,曉晴只悠然坐在一邊,溫柔地笑著。

三分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