轎車。在轎車的一側,斜立著一位姿態萬方、身著蔚藍色旗袍、身披金紅色

綬帶的美女。當蘭色的天鵝絨轉盤在緩慢旋轉時,就象是藍藍的海水推著一輪冉

冉升起的紅日,似乎是要把那美麗的姑娘送入云端……在天鵝絨轉盤的旁邊,是

一個整齊劃一的、吹奏著鼓樂的儀仗隊。那些頭戴船形帽,身著天藍色裙裝的姑

娘們,一個個英姿颯爽,手里的銀白色長號在陽光下泛出耀眼的七彩之光。

于此同時,“金色陽光”在各家報紙都登出了“飛機撒獎;有獎銷售”的專

版廣告。上邊登出的條件是極富誘惑力的:“金色陽光”將在八月一日這天,用

飛機在空中撒下10萬張“有獎銷售”的獎券,凡拾到或領到(從現在起)獎券的

人,如果在“金色陽光”購買100 元以上的商品,就可以擁有獲取大獎的抽獎資

格——大獎有三個,就是桑塔那轎車。

那輛做為展品的桑塔那轎車,幾乎把人們的眼都映花了,心都勾出來了。這

誘惑的確太大了,一百元的商品又算什么呢?幾乎每個人都以為,他就是那個大

獎的獲得者,或者極有可能成為大獎的獲得者……有多少人在做著這個夢啊!那

等于說,花一百元錢,不但可以買些有用的東西,還可以額外地得到一輛轎車!

這讓人怎能不動心呢?

是的,人人都想把那車開回家去。這個時代,有多少年輕人在做著有車的夢?

那可是身份和價值的象征啊!

人,就象是聽見了春雷的蟲兒,帶著各自化蛹為蝶的夢想,從四面八方拱出

來。他們又象是沖天而降的麻雀,一撥一撥地、一旋兒一旋兒地涌到這里來。他

們個個看上去都象是押寶的高手、猜獎的謀士。他們把大口大口的唾沫星子噴到

天上,盤算著有可能中獎的號數、議著那將要到手的輝煌……當他們來到近前時,

那陽光下泛著釉光的紅色轎車,那開了花一樣的鮮艷和燦爛,把人的心都照得亮

堂堂的,也照得傻乎乎的。從南邊來的,多是生活在底層的人們,那目光就更顯

得焦渴,恨不能當即就把那車扛回家去;從北邊來的,身份就顯得混雜些,各樣

的人都有,穿著也顯體面,他們一般都不靠那么近,也只是稍稍湊前看一看,他

們的目光,更多是注視著車旁的美人兒。

美,只有在展覽中才顯示她的力量。單從展示的角度來看,更具殺傷力的是

那站在車旁的美人兒。這也許是滿足人們幻想的最好時刻了,是呀,假如得不到,

至少可以看一看吧。不用說,上官云霓是第一個站上去的,她現在已經成了“金

色陽光”的金字招牌和形象大使。在她,卻是一種犧牲和獻身。只有犧牲和獻身

這四個字,才能使她站上去。是呀,她有著魔鬼一樣的身材,那件蔚藍色的真絲

旗袍穿在她的身上,就象是抖出了千萬條銀藍色的弧線,與那紅色的流線型車體

是天然的絕配;那藍色旗袍上一排銀白色的手工盤扣,凸素出了一種近乎于淫蕩

的胴體曲線;那條金紅色的綬帶恰如其分地斜出了兩個乳房似動非動、似彈非彈

的飽滿;啊,看看她的臉吧,太陽在那桃花樣的白嫩處輕輕抹上了一層釉紅,鼻

尖上挑著瑩瑩的亮光,象是有一滴玉一樣的香汗潤在那工筆畫出來的鼻梁上;長

長的睫毛把那彎黑的大眼仁托扶得生動無比,當然,她的微笑是職業的,可她的

微笑就是人們的夢想啊!……也有這么一兩個時刻,她倚在那兒,象是突然間想

起了什么,那神色就有些迷離,有些走…可恰恰就在這時候,那美才真正地、徹

底地、一覽無余地開放了。

此后才知道,有很多人,就為了看一看她,開著車專程從百里外趕到這里…

…于是,這就引出了很多的、本不該出現的事體。

一連十天,香車美女,成了這座城市議論的中心話題。在這里,每張嘴都象

是一張活體廣告,“金色陽光”在人們心目中已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商場,它幾乎

成了一種象征,它就是品位。

七月三十一號這天,商場內更是嚴陣以待。當任秋風巡查整個商場時,他發

現他的努力并沒有白費,商場里處處開放著“七顆牙”的微笑。這些天,商場里

自然是人頭簇動,滿眼望去,那人群就象是雜色的旋風,忽喇喇地刮來刮去,仿

佛那柜臺上的東西不是用錢買的,而是可以隨便拿的。要是站在頂樓往下看,那

電梯幾乎成了一座人頭的傳送帶,那黑蒙蒙的人頭,象是在萬紫千紅中打撈上來

的物品,“咔咔”地升上來,又“咔咔”地沉下去……沉浮,這個詞,在任秋風

看來,似乎是有了最好的注解。

可是,在二樓的糖果部,任秋風卻聽到了一個很刺耳的聲音。那是一個穿圓

領白汗衫的中年男人,他的背略微有些駝,汗衫上已有了破洞,他跳起來高聲嚷

嚷說:“你為啥不換?為啥不換?我就要那一種!咋?!……”開初,那站在柜

臺里的女營業員耐著性子解釋說:“你看,就幾塊錢的東西,你已經換了五次了。

你換一次又一次,一會兒這不行,一會兒那不行,你說,多一塊少一塊有啥

呢?“

那中年人嚷嚷說:“一塊錢怎么了?一塊錢買四個饅頭!咋不能換?為啥不

能換?

讓你們領導來!我胡躍進還就不怕這個!咋,我算來算去,這個多一塊七,

那個、那個差了九毛八,少九毛八就湊不夠數了,我為啥不能湊個整數,我就100

!我湊夠100咋了?咋,我看你就是狗眼看人低!“那女營業聽他罵人,就回道:”

你,你罵人?你才狗眼看人低呢?!“于是,兩人一句一句地開始對罵:”

你狗眼看人低!“”你,你狗眼看人低!“……

任秋風看了一會兒,終于走上前去,輕輕地拍了那人一下,爾后,他彎下腰

去,鄭重地給那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說:“對不起,對不起了。”

那人嚇了一跳,忙往后退了一步,說:“我我我……?”

任秋風對那個女營業員說:“給顧客道歉。”

女營業員小孫臉一下紅了,她嘴里嘟噥說:“他,他罵人……”

任秋風很嚴厲地重復說:“你沒聽見么?給客人道歉。”

小孫眼里的淚下來了……

任秋風沒再說什么,他招了一下手,讓值班經理過來,說:“給客人換,無

論他換什么,都要給他換。一直到客人滿意為止。”爾后,他對那流淚的女營業

員說:“你來一下。”

那中年人愣了,忙說:“我也有錯,我也有錯。”

任秋風說:“沒事。我們有制度,讓她給你換。對不起了,我再一次給你道

歉。”

在二樓的值班經理室里,任秋風對營業員小孫說:“你違犯了規定,你知道

么?”

小孫剛剛結婚不久,在家里是被丈夫捧著的,從沒受過這樣的氣,她很委屈

地說:“他罵人,他先罵人……”

任秋風說:“我們這里講的是微笑服務,首先,你沒有微笑……”

小孫說:“他罵我,我還要對他微笑,那有這樣的道理?”

任秋風說:“本商場就是這樣的道理。他罵你,你微笑,這表明了你的氣度,

人格上并不低下。”

小孫不服,嘴里嘟噥說:“我是來上班的,不是來當奴隸的。”

任秋風說:“說的好。那你把服裝脫下來,回家去吧。”

小孫怔了片刻,忿然地脫下服裝,嗚嗚地哭著走了。

很快,營業員小孫被辭退的消息立刻傳遍了整個商場。當天晚上,在全體職

工的大會上,任秋風又一次嚴厲地強調說:“在我們這里,顧客就是上帝!是真

正意義上的上帝,不是說說就算了。我再說一遍,面對上帝,我們就是要罵不還

口,打不還手!如果有那位做不到,你就趁早回家去吧。”

會場上一片肅然。

八月一日,當那架飛機出現在商場上空的時候,一個城都沸騰了。

上午10點,天空中傳來一陣轟鳴聲,那架直升飛機象一只巨型的大鳥出現在

十字路口的上空。飛機在空中盤旋著,先是圍著商場上空轉了三個大圈,突然,

在飛行中,它依次拋出了十個巨大的汽球,每個汽球上都掛著一條金紅色的飄帶,

飄帶上有“金色陽光,有獎銷售”的字樣……十個汽球,一字排開,隨風飄蕩,

就象是晴天白日里在天空中掛上了一個個火紅的燈籠!爾后,飛機在盤旋中再次

下降,等降到可以清楚地看見飛機上有人在動的時候,只聽“嘩”地一聲,就是

一天的花紅柳綠,一天的風華雪月,一天的五彩繽紛……太陽被遮住了,就覺得

紅騰騰、黃橙橙、藍瑩瑩、嘩啦啦的東西揚揚灑灑地從天上落下來。

這一天,在這座城市里,幾乎是萬人空巷。人們全涌到這里來了,整個十字

路口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人肉工場。人擠人,人扛人,人摞人(有大人駝著孩子

的,有把孩子舉到頭頂上的,有把自行車綁靠在電桿上一摞擠四五個人的,還有

干脆站在汽車頂上的),在長達四個小時的時間里,這個位于市中心的、四通八

達的十字路口,完完全全地被堵死了!

三分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