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那里,甚至有幾分沮喪地對站在面前的二十多個中層干部說:“該做的,我

們都做了。該投進去的,我們全投進去了。到現在為止,裝修、培訓、加上廣告,

我們總共投入三百五十八萬,實話告訴你們,這其中包括我個人的五萬安置費…

…不說了,就這樣了。你們,回去吧。“

眾人面面相覷。一百多天里,他們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努力……這個人,這個

象大山一樣堅強的人,這個執意要帶領他們創中國第一的人,是不是害怕了?是

啊,這么一大攤子,萬一呢?

任秋風無力地擺了擺手,說:“去吧。我這里沒什么事情了。看……明天吧。”

人們見他的確累慘了。相互間悄悄地使了個眼色,一個個走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突然有一個闖進來,大聲說:“我告訴你任秋風,你太不象話

了!你怎么能這樣呢?!”

趴在桌上的任秋風微微抬起頭來,見來人是齊康民,就身子一松,又趴下了。

齊康民站在那里,很激動地推了推眼鏡,象講課一樣揮動著手臂,一跳一跳

地說:“你的眼光哪?你啥眼光?!我告訴你——那是一塊玉呀!”

任秋風仍一動不動地趴在那里,不理他。

齊康民再次跳起來說:“你知道人才的重要么?我告訴你,我不是吹,她價

值連城!你說,你用不用吧?你要不用,我就把她帶走了。那是一塊玉呀!”

這時候,任秋風半直著腰,很勉強地應了一句,說:“玉,也是要琢的。”

齊康民說:“琢,你怎么琢?”

任秋風說:“現在……就是琢。”

齊康民望著他,突然改變話題說:“你,你怎么了?怎么跟打敗了兵似的?”

任秋風趴在那里,說:“康民,是你把我逼上梁山的。我有點怕了……”

齊康民說:“你怕什么?算了,我不跟你說了。你這樣對待我的學生,是不

對的,是對人才的最大浪費!甚至是,是犯罪!”說完,他嗵嗵嗵,又走出去了。

夜半時分,又有一個人悄悄地走進來了,這是上官云霓。她站在那里,突然

用火辣辣的語氣說:“頭兒,我想親你一下。”

任秋風擺擺手,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回去。早些休息。明天……”

上官固執地說:“就一下,我親親你的額頭……”說著,她走上前去,趴在

任秋風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任秋風一怔,說:“去吧去吧,把燈關了,讓我一個人呆一會兒。”

上官的確是太心疼他了。她關上燈,躡手躡腳地走了出去。走到門口時,她

又回過頭望了望他,黑暗中,只見他趴在那里,象一只癱了的大黑熊一樣。

明天,就看明天了。

第五章

許多人都還記著這個日子。

這是星期六的早晨,當那個女子儀仗隊做完常規的升旗儀式,“咔咔”走回

去的時候,人們“嘩”地就圍上來了。

八點鐘,隨著一聲炮響,有成千上萬個汽球從商場的四周飛上天空,汽球上

綴著一束一束的花環,那花環是絹紙做的,亮著一瓣一瓣的粉紅,在陽光下揚揚

灑灑地飛舞著……一時間,桃花滿天!

東面,是十二個巨大的玻璃櫥窗,櫥窗里擺放著十二個真人大小的女時裝模

特。那模特雖然不是真人,卻有著比真人更亮麗的服飾。她們身上穿的時裝全都

是未曾見過的:短裝,透的是一個俏。上身是一個小小的、蛋青色鑲黃邊的汗衫,

短得下邊露著肚臍,下身是粉紅色的馬褲,腳上是白線襪,黑面紅邊的運動鞋,

幾乎就是男孩子一樣的灑脫;長裙,展的是一個迷。那是妙曼的、煙一樣的絲織

品或麻織品,那飄逸又是飛起來一般的靈動!那顏色,那質地,那款式,是跟人

渾然一體的!如果細心些,你就會發現,這櫥窗里的模特,也并非來自烏有之鄉,

它是實有其人的。它就是走在儀仗隊最前邊的那十二個姑娘!就僅憑這一點,就

讓人贊嘆不已。對于好事者來說,究竟那個是那個……你得去商場里找了。

西面,也是十二個巨大的玻璃櫥窗,那櫥窗里的擺設,是叫人萬萬料想不到

的!十二個櫥窗里擺放的竟是十二個不同的、很有些私密意味的洗浴間。有粉色

調的,有藍色調的,有乳黃色調的,也有蘋果青的……十二個洗浴間里,有十二

個各種不同的浴盆,有最豪華的、也有一般的。水在浴盆中蕩漾著,似有美人兒

剛剛出浴?它會給你很多的遐想。看那個最豪華的、有著針刺按摩功能的浴盆,

前邊有一個棱形的花鏡,鏡前的粉紅色浴桌上很舒展地擺放著兩套衣服,那衣服

象是剛剛褪下,倘或也可以說是洗浴后要穿的:有男人的西裝、西褲、領帶和皮

帶;有女士的鑲了花邊的女帽、成套的裙裝、肉色的長筒絲襪……你想,這里藏

匿著多少曖昧?!況且,那浴盆依次小下去,在最后一個櫥窗里,竟出現了一個

光溜溜的白胖娃兒,娃娃驕傲地站在浴盆里,正掐著小雞雞兒對人撒尿……這多

象是一個完整的生命孕育過程!

苗青青是十點鐘才來到“金色陽光”門口的,她是按總編的布置采訪來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會有這么多的人?平日里看上去十分寬闊的十字路口,竟然

堵塞了。交警嘴里吹著哨子,正忙亂地、來來回回地跑著指揮交通……人,就象

是游動的魚群一樣,正源源不斷地從四面八方涌過來。這里,就象是一個巨大的、

彩色的磁場,一下子把人全吸進去了!

苗青青是被人叢擁著擠進門的。進了門她才發現,這里,在十點半鐘的時候,

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蜂房!人們擠擠搡搡地在一個個彩色的漩渦里涌動,就象潮

水一樣的、一蕩一蕩地徊旋著沖向電梯。那些營業員就象是生長在這彩色叢林中

的美麗樹,一個個姿態萬方地立在那里,露著她們那“七顆牙”的微笑。電梯前

是兩兩相對的、身披紅色綬帶的迎賓小姐,她們小心翼翼地扶著那些在電梯前擠

得東倒西歪的人們,象鴿子一樣一次次重復說:“小心。走好。小心……”半空

中兀自伸出的那個平臺上,坐著一位身著唐裝的小姐。在無比嘈雜喧鬧中,小姐

象世外仙人一樣安詳地彈著古琴。已聽不到她在彈奏什么了,只有那鬧中的靜態,

給人以詩意的安慰。在大廳的后部,是一個圍起來的“兒童樂園”。這是帶孩子

出來的婦女們最喜歡的地方了,那里有一個高高的、船形大汽墊。汽墊四周是圓

鼓鼓的黃色船幫,中間則是厚厚的紅色大汽床,那汽墊床足有二十平方大,一米

多厚,任你怎么跳,也是不會摔傷的。緊挨著船形汽墊,是一個天藍色的、小木

屋似的木制滑梯,孩子們從這一頭鉆進去,可以從另一頭滑出來。還有蹦蹦床、

玩具什么的……大約有十幾個一兩歲的孩子在汽墊床上玩耍。這里,還有特派的

兩個營業員在小心衛護。挨著“兒童樂園”,是一個可以做短暫休息的閱覽室,

里邊有一排一徘的紅白兩色的塑料椅,旁邊還有賣牛奶、咖啡和小吃的柜臺,只

是人太多,位置少,人們大多都是站著的。這樣的商場,考慮的如此周全,她還

是第一次見。

當苗青青站在電梯上的時候,她突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惶恐!這是在干什么?

怎么會是這樣呢?那黑壓壓的人頭,就象是在洪流中向上蠕動的螞蟻,真的

是螞蟻耶!是被欲望燃燒著的螞蟻。那欲望又是什么呢?那近乎于瘋狂的蠕動,

一層一層地,密密麻麻地攀升…究竟是為了什么?這是一架絞人的機器么?!于

是,她又想到了自己,那心底里,不也常常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渴望?在生活里,

當顏色逐漸多起來,你是不是也有無所何從的時候?是啊,也許就是新鮮,就單

單是新鮮,就可以給人以刺激,勾起人們購買的欲望。

在四樓的箱包部,苗青青一下子被那么多好看的女包吸引住了。包是女性特

有的裝飾,不管是挎的、還是拎著的,看一個女人的生活質量,光看她手里的包

就知道了。那些女包掛在一個緩慢旋轉中的輪架上,那輪架是模仿一個個女人的

手臂組成的,就好象是有很多女人揮舞手臂,在款款地“走包”。多好,那件女

式手腕包,那么袖珍,金黃色,小牛皮的皮面,那提帶就象是一個把手,看著就

讓人舒服!標價768 ,貴了。那個單肩包也不錯,是羊皮的,粉紅色,軟的象緞

子,還鑲著一圈金色的小環,這是年輕人用的,太張揚了。標價1888,也不便宜。

那個手袋,皮花格格的,素素的,也很大方,只一手袋,就此1688,是貴耶。

這件,乳白色的單肩包,背帶很有特點,是繩狀的,那辮法很奇特,只是,

太貴了,呀,是法國的名牌“路易威登”,標價19888 !喲,那件是鱷魚皮的,

那件是駝鳥皮的,都是日本的仕女休閑包……不看了吧,不看了。

在這萬千亮麗之中,苗青青突然覺得自己很窮,特別特別地“窮”!那一處

一處,都在吸著你的眼,勾著你的魂,它會把你榨干榨凈的!苗青青突然有些忿

恨,她也不知道她恨什么,就是恨!

接下去,她就看見那個…女人了。那個在中央電視臺的畫面上、也在她的家

里出現過的女人。這是個標準的美女,就是她做的廣告。這身天藍色的職業套裝

真是太適合她了,簡直就是給她一個人設計的!那天藍色帶白鑲邊的船形帽,戴

在她的頭上,真是…迷人!這套裙裝,穿在她的身上,就有了飽滿的、充滿彈性

的曲線,連帶著那眼兒、眉兒、鼻兒,全都生動起來!說亭亭玉立,那是輕了,

她站在那里,就是一個天然的誘惑!是“回頭率”的總括,她幾乎占盡了女人的

所有天然資源!就是她,那么地…笑著,在中央電視臺上做廣告:“中原之行哪

三分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