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來,小陶悄悄地告訴上官說:“頭兒,收了一條信息,你猜是什么:521 !

上官說:“是么?還有這事?頭兒咋說?”

小陶說:“頭兒說,什么521 ,亂、七、八、糟!”

上海,是江雪的第一站。

開業前,“金色陽光”的準備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在這期間,江雪和原采

購部的老吳一塊,被派到上海去了。他們去上海參加一個全國最大的商品交易會。

臨行前,任秋風把他們兩人個叫到辦公室,囑咐說:“商場開業在即,你們

一定要把握好這次機會。要告訴所有的廠家,要讓他們知道,咱們‘金色陽光’

是中國第一流的商場,有第一流的服務設施,第一流的經營模式……不要覺得口

氣大,這不是口氣大的問題,我們就是要當第一!所以,我們進的貨,必須是質

量最好,品種最全的!這就是我的要求。”

江雪還沒開口,老吳就說:“任總,放心吧,到時候我聽江經理的,保證把

事辦好。”

任秋風望著老吳,又特意交待說:“老吳,這次去上海,主要靠你了。江雪

剛出校門,沒什么經驗。你呢,我知道,是老采購了。你多出些主意,帶帶她。

老吳,拜托了。“

在這一行里,老吳的確是老江湖了。他在商場干了二十五年。二十五年來,

他一直做采購。看看他那雙眼睛你就知道,那里邊有多少走南闖北的人生閱歷,

有多少個彎彎繞繞……他的眼并不大,總是有很多血絲網著,那光就象豆兒一樣

的轱轆著,不時會閃出一些狡黠的小火苗。他的鼻頭也總是紅著,就象是剛從酒

缸里泡出來的大蒜。可那泛紅的鼻頭卻有著警犬一般的靈敏!他佝著腰站在那里,

象一匹老狗似的表示著他的忠誠,一再地說:“放心。放心吧,任總。”

可是,一到上海,兩人就很快地發生了分歧。

上海是大都市,在此之前,江雪沒有到過上海。所以,一到上海,吳國富就

說:“江經理,你第一次來上海,好好玩玩。我嘛,是老上海了。貨的事,你放

心,就交給我吧。”江雪說:“那不行。老吳,責任重大,咱還是先上會吧。”

老吳就說:“那好,先上會。先上會。”

商品交易會在上海商貿會展中心舉辦。那是一個占地三萬多平方的巨型大廈,

樓前,上千條各式各樣的廣告條幅象瀑布一樣從會展中心的頂端瀉下來,人一走

近,就象是一下子就被那五光十色的洪流給吞噬了。在會展大廳里,那擺放出來

的一個個展臺又象是萬花筒一般的島嶼,人成了黑麻麻的魚兒,不知該往那里游。

是啊,在這里,你的眼一下子就不夠使了,你象是掉進了商品的海洋,顏色

的海洋!在一個個放射著無限磁力的島嶼前躊躇。江雪是個極其認真的人,她挎

著一個包,手里拿著一支筆一個本子,每到一處都要問,都要記……相反,老吳

卻顯得很松快。他背著兩手,悠悠晃晃的,象是個出來逛廟會的老客。看樣子,

他的熟人很多。在大廳里,不時有人跟老吳打招呼,一個個上前跟他握手,都叫

他“吳經理”。吳經理也笑著應。爾后,老吳貼著她的耳朵說:“你別在意。出

門人,亂叫的,裝裝樣子。”她笑笑,沒說什么。可是,走著走著,老吳就不見

了。

她再也找不到老吳了。她只好一個人看下去。

這天,江雪整整在會展中心泡了一天,記了整整一本子商品的產地、名稱…

…連午飯都沒顧上吃。可當她回到住地時,老吳卻還沒有回來。于是,她就

隨便泡了包方便面,一邊吃一邊等老吳。有些事,她急著想跟老吳請教。可是,

她一直等到夜里十二點,連續敲了三次門,老吳仍然沒有回來。她心里說,這老

吳,也太不象話了!

第二天上午,江雪準時地敲響了老吳的門。老吳一身酒氣,光身穿一褲頭背

心,迷迷糊糊地開了門,他揉著眼說:“誰呀?這么早……”可一見是江雪,他

立馬慌了,回身就去穿衣,一邊說:“喲,失禮,失禮。”江雪手里端著買好的

油條、豆漿,大大方方地走進來,說:“老吳,你還沒吃飯吧?快吃吧。吃了咱

就走。”

老吳雖穿好了衣服,卻醉眼惺忪地坐在床上,說:“去,去哪兒?”

江雪說:“會展中心。”

可老吳說什么也不去了。老吳嘟嘟噥噥地說:“你,你去吧,我不去了。”

江雪說:“不去?為啥?”

老吳說:“我不想去。我,我頭疼,不舒服。”

江雪沉著臉說:“老吳,你是經理,我是經理?”

老吳沒好氣地說:“你是經理。”

江雪說:“既然我是經理,你就得聽我的。咱們是來進貨的,不去會展中心,

不跟廠家見面,怎么進貨?”

老吳又改口說:“我,我,我腿疼。走不動。”

江雪沉默了片刻,說:“老吳,吳師傅,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你要有意見,

你就說。任總也說了,你經驗豐富,讓我多向你學習。”

這時候,老吳把兩腿一盤,說:“你愿意聽我說?”

江雪說:“你說。”

老吳說:“如果讓我說,我就告訴你,去會展中心沒有用。那里的商品都是

樣子貨,也就是做做廣告、擺擺樣子……”

江雪吃了一驚,說:“那你說……怎么辦?”

老吳眨著他的小眼睛,說:“你知道什么是生意?”

江雪望著他。

老吳說:“生意就是來往,來往就是關系。”

往下,老吳說:“你知道關系靠什么建立?一個字:酒。搞采購,大多是在

酒桌上解決問題的。商品交易會,說白了,就是酒會。頭一條,你得學會喝酒,

不會喝酒,你就白來了。那個會展,看一天也就是了,該記的也都記下了。你要

聽我的,就坐屋里等的,該怎么著,我會叫你……”

江雪不服。她不相信一切都是可以在酒桌上解決的。她不相信不做大量的比

較,就能選出好的商品;她不相信這種“生意就是來往,來往就是關系”的屁話

;更確切地說,是她不相信老吳這個滿身酒氣的人!可是,她畢竟是第一次出來

搞采購。在會展中心那個商品的汪洋大海里,她的確有點暈頭轉向。那一處一處

的商品讓人看的眼花繚亂,講解者也一個個說得天花亂墜……如果不信老吳,叫

她相信誰呢?!

接下去,老吳說了一句話,正是這句話打動了江雪。老吳說:“江經理,說

實話,這次出來,你是不會擔什么責任的。你畢竟是第一次……無論搞好搞壞,

都是我的責任。要是搞砸了,回去,我這飯碗就敲了。”

于是,江雪說:“好吧,我聽你的。”可是,話雖說了,她還是不甘心。

爾后,一連三天,江雪都象是在“船”上度過的。她都快要暈死了!每到半

上午的時候,老吳一準會跑來叫他,說:“江經理,跟我走。”接著,一領就把

她領到豪華酒店里去了。爾后就是跟那些從山南海北來的供應商喝酒……開初,

她說她不會喝。可老吳說:“小江(一到酒桌上,他就叫她小江),有句話你知

道么?喝酒看工作,這是工作。咱就是干這的,你說你不喝行么?”再加上供應

商一勸再勸,她只有喝了……可每次喝酒回來,她就象死過去一樣的難受!后來,

還是老吳的一個眼神讓她產生了警覺。一次,酒至半酣的時候,朦朦朧朧中,她

見老吳正在給那些供應商遞眼色?!于是,她一下子明白了,這是老吳在故意整

她!也就是這一次,她學會了吐酒,她跑到衛生間里,把手伸進喉嚨,硬是掏著、

嘔著把酒吐了出來……也就是這一次,她是自己偷偷溜走的。

第四天,無論老吳說什么,她再也不去了。她說:“老吳,你去吧,進貨的

事,就委托你了。”老吳就說:“那好,我霍出來了。你好好休息。”

后來的時間,江雪就開始單獨行動了。她重新回到會展中心,跟一個一個展

臺的廠家接觸……夜里,當她弄清供應商的住址后,還專門跑去,跟那些供應商

見面,一個個向他們求教。在短短四天時間里,她接觸了幾百家供應商。就是這

四天,她甚至覺得比她上四年大學的收獲都大!終于,在會展快要結束的時候,

她捉住了老吳的狐貍尾巴!

那是黃昏時分,她獨自一人從會展中心走出來,卻被一個南方小個子攔住了。

小個子說:“小姐,你是金色陽光的吧?”她說:“是啊,你怎么知道?”

小個子說:“我是成都糖煙酒公司的,我姓蔡。你叫我小蔡好了。我們住在

花地酒店,我見過你的。”爾后,他說:“我跟你反映個問題。格老子的,你們

三分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