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看了他一眼,說:“我只是提醒你。”

任秋風已答應了皇甫市長,沒有退路了。他很強硬地說:“只要機制活,沒

人,可以有人。沒錢,可以有錢。我看沒問題。”

江雪沉默了一會兒,說:“好吧。你是一把手,你說了算。”

于是,摩天大樓工程正始啟動,任秋風在一張張合同書上龍飛鳳舞地簽上了

自己的名字。這年月,急著想出名、想掙錢的人太多了,世界各國有一百多個著

名和不著名的設計師參加了設計投標,各種精美的設計圖紙象雪片一樣飛來……

最后,誰也想不到,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印度小子光榮中標。此人號稱是一

印度貴族后裔,曾在美國紐約讀了七年建筑學,他所設計的“擎天一柱式”得到

了全體專家的一致好評。這位年輕的印度建筑設計師想出名都想瘋了,他說他不

要一分錢,惟一的要求是,摩天大樓建成那天,他將第一個乘降落傘從樓頂一飛

沖天,以此獲取這方面的迪斯尼世界紀錄!

設計方案確定后,全世界先后有上千家具備特一級資質的建筑工程公司蜂涌

而至,參加了承建工程的招、投標活動……也是在市長的強力干預下,本市最好

的一家建筑公司與加拿大一家建筑公司聯合中標(加拿大一家公司出技術人員監

督質量;本市建筑公司出隊伍具體承攬工程)。

第二年春上,在一個春暖花開的日子里,任秋風陪著皇甫市長,在摩天大樓

的奠基儀式上鄭重地鏟下了第一鍬土!當任秋風彎腰鏟土時,他插在上衣兜里的

胸花掉在了地上,市長先生看見了,便彎腰給他撿了起來。當場,攝影記者把市

長給任秋風掛花的細節拍了下來……就此,他和市長同時進入了永恒。

這天,任秋風和皇甫市長都說了一句話。皇甫市長說,干滿這屆他就退休了,他想為人民辦最后一件好事。任秋風隨口說,但愿不是一件壞事。

此后,這就成了一句讖語。

十八章

一上官云霓當了東方商廈的總經理。

從大連回來后,上官象是換了一個人。不經意間,她身上的傲氣和清高減去

了很多,人一下子變得非常踏實。連出席剪彩儀式她也是一身素妝,大大方方、

清清氣氣的。縱是這樣,也仍然遮不住她的美麗。只是心淡了的女人,就象是紅

了的蘋果上又鍍上了一層陽光;或是一本書又翻過了新的一頁,更顯得從容、平

和、自然。

是啊,在這個世界上,有兩種悟性是后天生成的。一種是“頓悟”,一種是

“面壁”。“頓悟”憑的是靈氣,“面壁”托的是執著。一種象是化在天上,是

突如其來的長空閃電;一種象是植在地下,是日積月累的潛移默化,雖然都有人

生涅磐的內涵,兩者卻并無高下之分。那大約說的都是通曉了世間萬物的道理。

人,經歷沒經歷過劫難,到底是不一樣的。上官云霓就是這樣,經歷過那場海嘯

之后,她象是在一個長長地夢中醒來,只覺斗轉星移,對人對事都有了更寬廣的

認識和理解。

連一直癡迷于她的老刀,也驚嘆于她的變化。一個不足三十歲的女子,怎么

突然間就成熟了呢?更讓人想不到的是,臺風到來之際,上官在大連舍魚保人的

決斷已傳遍大江南北。由于網箱是老刀的,經人口口相傳,以訛傳訛,人們都以

為是老刀拍的板。所以,老刀在商界口碑極好,人人都說老刀俠肝義膽,是條漢

子!此后,老刀接連有幾攤大生意都跟著沾了名聲的光。尤其是南方商人,老刀

二字在他們眼里幾乎成了金字招牌,只要提起老刀,那就是“誠信”的代名詞!

就此,老刀也算是因禍得福。

老刀干脆把他的總部遷到了中原的省城。老刀心里說,我一定要釣到這個女

子。我就不信,我釣不到她。

可是,還沒等老刀開口,上官就主動請老刀吃了一頓飯。這頓飯是上官親自

下廚做的。上官當了總經理后,在她租住的一套房里,上官特意買了一瓶酒,做

了四個菜,這四個菜全是上官自己動手做的。一個叫做“千年一遇”,料是一條

糖醋魚加上一個經過油炸的、面筋做的魚鉤;一個叫“二十世紀”,是西紅柿醬

做汁,兩根剝了皮蒸出來的鐵桿山藥,還有四個去了黃的蛋白;第三道菜叫做

“九死一生”,料是九個去了蒂兒的小紅柿加一根生菜;第四道菜叫做“月下韓

信”,這是個拼盤,有葷有素,經過上官的精心設計,那寓意也是很逼真的……

主食仍是老刀愛吃的刀削面。當老刀坐下的時候,他有一種水到渠成的感覺。他

一直認為自己是個釣魚人,是釣魚的高手。況且,這輩子他從沒有下過這么大的

本錢去釣一個女人。這會兒,他覺得女人就是一盤菜,火候熬到了這份上,也該

上桌了吧?

可是,菜上齊之后,上官端起一杯酒,對老刀說,“刀總,感謝你給我了一

次見識風暴的機會,也由衷地感謝你給了我一次見識死亡的機會。來,我敬你一

杯,首先是給你道歉。過去,我對你有誤解。其實你是個好人。”說著,她把那

杯酒一滴不剩地喝了。

老刀瞪眼看著她,忙說:“別,你別夸我。我知道我是個啥鳥。”

上官接著說,“說心里話,網箱養魚的事,我欠了你。其實,當初我就不該

接那事,我根本不懂養魚,就莽莽撞撞地答應了你,這是我不知深淺,虧了你了。”

老刀也很交心地說,“這事你別再說了。賠是賠了。不過,這事你做的對。

你給我賺下的口碑,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說著,老刀嘆道,“我混了這么久,

不如你一個女子。罷了,我喝。”

老刀很爽快,端起酒就喝。接著,老刀說:“我有個請求?”

上官放下酒杯,說:“你說。”

老刀也不是吃素的,他單刀直入,說:“接觸這么長時間了,我想抱抱你。”

上官不動聲色。她馬上站起身來,大大方方地說:“可以呀。”

于是,兩人就在酒桌前,很正式的,擁抱了一下……老刀故意說:“這不是

做夢吧?”下邊,他就想說,能不能、親一下?

不料,上官說:“刀總,你有感覺么?”

老刀笑著說:“美人一抱,千金難買。怎么會沒有感覺?”

上官也笑著說:“實話說,我還沒有準備好,沒有感覺。”

老刀撓了撓光頭,訕訕地說:“你沒感覺?那怪我,罰酒一杯!”說著,端

起酒杯,又喝了。

見他又搶著把酒喝了,上官也不攔,只是接著說,“刀總,我之所以接下東

方商廈總經理的職務,就是為了彌補我的過失。在這方面,我還算有些經驗,所

以我答應你,我會好好做,這點請你放心。”

老刀說:“交給你,我當然放心。你該怎么做怎么做,我決不會干涉你。”

上官不給他機會,馬上說:“你不但是個好人,還是個好領導。”

老刀說:“我說了,你別夸我。”接著,老刀又迫不及待地說,“那你,啥

時候……會有感覺?”

話說到這份上,上官端一杯酒,干脆把話挑明,說:“刀總,我知道你喜歡

我。喜歡一個人,并不是他的錯。可我有一個請求,你得答應我。我打算在東方

商廈干五年,在這五年里,咱們是上下級關系,上下級關系是不能有私情的。要

么,我就不做。如果我愛上你了,咱們就堂堂正正地好,這也沒什么。但我不能

與一個董事長不明不白、窩窩囊囊地好。我的碩士文憑已拿到了。等我離開這里

了,我就去當一個教師,到那時候……你能等么?”

老刀遲疑了,老刀覺得五年時間也太漫長了。老刀眼巴巴地望著她,不知說

什么好了。老刀長長地嘆了一聲,象是很失落地說:“我怎么覺得,我成了撂在

干岸上的魚了。”

上官說:“你是釣魚的。我才是魚。”

老刀趕忙說:“不,你是水。救命的水。”

上官說:“水得有源,不然也會干涸。所謂源,也就是緣,有緣才有份。這

需要時間。你說是不是?”

上官看他遲疑,又眼巴巴的……于是,她決定冒一下險。她得徹底打消他的

欲望。就大著膽子,不卑不吭地說,“刀總,你要想睡一個女人,我現在就可以

答應你。你要想讓我愛上你,那需要時間,也要看緣份。”

老刀顧不上那么多了,他突兀地說:“我要是霸王硬上弓呢?”

經歷了那場風暴之后,上官的確是不再害怕什么了。她很平和地說:“那你

試試。”

就在這一刻,老刀傻了。他看著她,端杯的手竟有些抖!美女就在眼前,可

他卻……這在他,是從來沒有過的。他想,我不是一個壞人么?在這女子面前,

我怎么就成了有情有義的人了?操,這是咋搞的?!他愣了很久之后,拍拍頭,

一連喝了三杯,終于說:“我就知道,這頓飯不好吃。這輩子,我栽在一個奇女

子手里,也值了。好吧,我答應你。”

三分彩开奖记录